《过来我亲亲》

返回书页

第39章 愿望

作者:

舒虞

最新章节全文阅读txt下载
小祖宗乖一点 当学霸穿成学渣 快穿之宠爱 国色生香 元配 他比月色更撩人 炮灰为王 捡漏 重生校园:学霸女神,宠上瘾 一号狂兵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过来我亲亲 新热门小说网(www.xinremenxs.com)”查找最新章节!
     隔天起来还要上学,夏枕有生物钟, 早上6点多就醒来了。

     昨晚不是很热, 夏枕房间没开空调, 窗开了一小半。

     夏天天亮得早,外头日光刺眼, 绿荫蝉鸣, 鸟声啾啾。

     夏枕从床上爬起来, 整理好床,换上昨天晚上准备好的校服就出房间洗漱了。

     夏母正在厨房里忙碌, 端着面包和沙拉酱出来的时候夏枕已经刷好牙洗好脸到楼下客厅了。

     “起床了啊?”夏母将食物搁到餐桌上。

     夏枕刚起床, 思绪还有点懵,点点头:“嗯, 起了。”

     “先去喝杯水, 喝完快过来吃早餐。”夏母说完就转身到厨房里准备别的吃的, “再忍个一星期, 中考完你就能睡个懒觉了。”

     夏枕虽然有生物钟, 但是能赖床她当然很乐意。

     她到茶几上倒了杯水喝,温热的白开水润过喉咙, 喝着喝着夏枕突然想起一件事, 手里握着水杯就往厨房走去。

     夏枕来到厨房,探头:“妈妈。”

     “嗯?”夏母正在煎蛋, 平底锅里的一层油滋滋冒气, “怎么了?”

     “江汐姐回来了。”夏枕说。

     “什么?”夏母回过头来, “江汐回来了?怎么都没说一声?”

     夏枕喝了口水:“妈妈记得给姐姐准备一份早餐。”

     “那肯定。”

     夏母话落, 夏枕后头就传来江炽的声音:“夏姨,江汐让我跟你说一声不用给她准备早餐,她起不来。”

     夏枕回头去看他:“是昨晚熬夜了吗?”

     “嗯。”

     江炽就站在她身后,低眸瞧她。

     “唉你们这些小年轻啊,一个个的这么喜欢熬夜,再这么熬下去都得把身体熬坏了。”夏母在里头念叨了这些小孩一句。

     “行了行了,你们快去吃饭。”

     夏枕和江炽应了声,两个人一起回到餐桌前。

     吃完早饭,两个人就一起上学去了。

     高三高考已经结束,下面的高二级现在相当于提前进入了高三。

     集体提前搬入高三的教学层,进入每天有小测的状态。

     林希芋以前都是混着过日子,对学习也不怎么上心,最近几天完全被这种紧张的氛围渲染,但也只是坚持几天,就难为他够呛。

     毕竟他学习是真的不好。

     刚才小测上默写很多不会的林希芋趴在书桌上,发愁地叹了一口气。

     “我现在只想羽化而成仙,一命呜呼。”

     同桌沈辰是个学霸,没理会他的话,在计算下午上数学课时不会的那道题。

     沈辰就是这样,平时林希芋怎么闹他都行,他都会搭理他,但要是他在学习,他能一整天不跟林希芋说话。

     以前林希芋还会故意逗逗沈辰,惹惹他,现在高三了,沈辰是真的要学习了,林希芋这段时间收敛了不少。

     外头天很蓝,树荫蔽日,蝉鸣不息。

     满是夏天的味道。

     没人跟他说话,林希芋有点无聊,目标转向了坐他后面的江炽。

     他立马从桌上起来,转过身子手搭放在江炽书桌上。

     “炽哥炽哥,待会放学一起去台球室呗。”

     江炽最近题量也比以前增加了点,以前自习课都困了睡觉,现在会做做试卷。

     他从容地转着指间的黑水笔:“不去。”

     林希芋这才想起江炽是个有女朋友的人,唉了一声。

     “都忘了你待会还要去接枕妹。”

     江炽淡淡抬眸瞥了他一眼,而后低眸落笔在试卷上选了个选项。

     林希芋见江炽学习去了,又把目标换了个对象,他看向了江炽隔壁的苏岸。

     苏岸估计是刚做完试卷,正在整理分类这几天的试卷。

     林希芋见他没在学习,就想跟他闲聊。

     “苏岸,我好无聊。”

     苏岸正把历史试卷往文件夹里放,闻言抬头。

     “你能跟我聊天吗?”

     苏岸有点小近视,戴着一个圆框金丝边眼镜,他脸小,唇红齿白的,林希芋有时候总觉得苏岸长得比女孩子还漂亮。

     身为同样长得很可爱的林希芋完全没有点自我意识,从来都没有意识到自己在别人眼里也是长得偏漂亮可爱的那一种。

     苏岸一笑,大眼睛都跟着弯弯的。

     “好啊。”

     林希芋突然就被他这笑感染,也跟着傻笑:“苏岸你怎么这么温柔啊。”

     以前高二刚分班,苏岸在班里是很低调的人,跟林希芋他们这群比较皮的根本不是同路人,一学期过去林希芋还真的只认得苏岸的长相,但完全不知道他叫什么。

     接触苏岸前他觉得苏岸是个好欺负的人,接触苏岸后他才知道苏岸其实不是好欺负,只是很温柔,是那种植根在骨子里的温柔,待人待事都比较宽容。

     遇到这种人,整个世界都感觉柔软了起来。

     林希芋又说:“你这么温柔,是不是你爸爸妈妈也很温柔啊?”要不然怎么能教出苏岸这种极容易让人有好感的人。

     江炽笔尖一顿,再次想起那个满是火的夜晚。

     谈到爸爸妈妈,苏岸倒也不谦虚,点点头:“嗯,我爸妈很好。”

     “果然,孩子『性』格都跟家庭教育有很大关系,像我的话,我妈每天在家跟我扯着嗓子看球赛打游戏,他们完全没有家长包袱,导致我现在跟个放养的似的,啧啧啧。”

     苏岸听完笑了笑。

     正在做试卷的江炽闻言也微微弯唇。

     毕竟是经常在一起玩的人,江炽见过林希芋妈妈很多次,林希芋『性』格是真的可爱,随他妈。

     这时突然有一个女生从教室后门进来,手里还拿着一张试卷。

     林希芋注意到这个女生,抬眸望去,看着她拿着试卷朝这边走过来,最后停在了沈辰桌旁。

     现在是自习课,估计再过个几十秒后就要下课了。

     那个女生碰了下沈辰的手臂,周围还有在学习的同学,她小声喊了句沈辰。

     沈辰抬头望去,那个女生不知低声跟沈辰说了句什么,沈辰点点头,从座位上起身,和女生一起离开了。

     坐林希芋和沈辰前面的男生转过头来:“诶诶诶,这个女生是不是喜欢沈辰啊?前几天是不是还送了情书?”

     林希芋知道这几天这个女生总找沈辰学习,别的倒是不清楚:“不知道。”

     下课铃声骤响。

     “今天终于解放了!”前面的男生问林希芋:“打球去吗?”

     林希芋瞥了眼沈辰的书桌,而后收回目光:“去。”

     他收拾了下书包,背起后就下去打球了。

     今天初三级正式放假,回家休息两天后进行中考。

     下午最后一堂课,齐老师给他们上了最后一节班会课。

     学生们绑了很多小气球,五颜六『色』的,在教室里飘『荡』。

     每个人都拿着马克笔往上面写愿望,写完了一群人闹哄哄地跑到窗边,把手伸到窗外,让海风吹走气球。

     这是明廉中学历年来的传统,每到这一天,学校不会管着学生,答应让他们做这件有仪式感的小活动。

     后来这就形成了明廉中学历年来的传统。

     夏枕用打气筒给自己打了个粉红『色』的小气球,她歪着脑袋,正寻思着要往上面写什么。

     旁边的同学们大多写着中考考个好成绩,顺利上个好高中。

     夏枕这个不用担心,两天前奥赛的结果下来了,夏枕拿了个二等奖,直接拿了学校高中部的免学费资格。

     况且她平时成绩就挺稳定的。

     半晌过后,坐在教室角落里的夏枕拿着黑『色』马克笔在气球上写了个十分实际的愿望。

     下一年天天和哥哥一起上学。

     ——夏枕

     刚写完,她盯着这句话看了许久。

     几秒后,她的笔尖触上气球,把哥哥两个字划掉,在上面补了两个字——江炽。

     下一年天天和江炽一起上学。

     夏枕看着看着,满意地弯了弯唇。

     下一瞬,后头突然传来一声懒笑。

     紧接着一道低沉的声音传来。

     “这么想叫我名字啊。”

     夏枕直接吓得手一抖,匆忙将气球往身后一藏。

     “你怎么这么快就过来了?”

     江炽:“我下课后才过来的,是你们开班会开久了。”

     江炽说着拉开夏枕旁边的椅子,坐下。

     “哦。”

     班里现在的座位都是『乱』的,夏枕坐在教室最后一排靠窗的角落里。

     她对于自己愿望被江炽看到这件事耿耿于怀,觉得有点尴尬。

     教室里闹哄哄的,窗边还站着许多人,都在笑笑闹闹,探身去看那飘向林荫校道的学校。

     一旁的江炽侧头瞥了眼夏枕:“还不去扔气球?”

     “啊。”夏枕恍然大悟,“我马上去。”

     江炽看她这样子,笑了声。

     等夏枕扔完气球回座位的时候,江炽单手支着下巴,侧过头看她。

     “我觉得这个挺灵的,你这愿望挺好实现的。”

     夏枕对于刚才被江炽看到愿望,还有点害羞,耳朵有点小红。

     她问:“你怎么知道灵验的?”

     江炽:“我也上过初三啊,许过愿。”

     说完他朝夏枕凑近,挑眉:“亲身实验过,还挺灵验。”

     夏枕顿时被激起了好奇心,大眼睛扑闪了一下。

     “你初三那年许了什么愿望呀。”

     下一秒,江炽饶有兴致地看着她,勾唇:“你猜?”

     这一刻,夏枕莫名隐隐猜到了江炽心里想的东西,江炽还没说她的脸就腾地一红。

     一旁的江炽看到她这红起来的脸,忍不住笑了,夏枕已经低下头去,江炽凑过去追看她的眼睛。

     “来,跟我说说你想到什么了,脸红成这样。”

     夏枕推开他:“我什么都没想。”

     江炽歪唇笑了下。

     夏枕急找话题,从旁边急抓了个气球,递给了江炽。

     “你许个愿吧。”

     江炽懒懒散散地靠回椅背:“不许。”

     夏枕一时有点讶异:“你没有愿望吗?”

     江炽一边手臂懒懒搭在桌面上,逗她:“是啊,没什么愿望。”

     夏枕突然心里有点不平衡了。

     说到愿望,她想到的第一个人就是他,他居然没有想到她。

     她甚至都要怀疑自己刚才猜错了他初三时许的愿望,或许他的愿望根本跟自己无关。

     她又不确定地问了一句。

     “真的没有吗?”

     江炽懒懒点了下头:“没有啊。”

     夏枕不说话了,转过头偷偷耷拉了下唇角。

     几秒后,她小声说了声。

     “我去趟洗手间。”

     一旁的江炽漫不经心地翻着她的错题本看,嗯了一声。

     夏枕更气了,起来的时候动作不小心放大了,椅子嘭地一下撞在了后面的墙上。

     江炽侧头看着她浑身上下写着气鼓鼓的背影,忍不住笑出了声。

     他就是想逗她,没想到这『性』格软绵绵的小丫头一碰上他脾气还挺大的。

     特别是谈恋爱后,这小脾气来得更得劲了。

     但是他喜欢。

     江炽笑着捞过课桌上她刚才递给他的浅蓝『色』小气球。

     他拿过马克笔,修长骨感的五指咔哒一声弄下笔盖,刷刷在气球上写了两个字。

     夏枕。

     ——江炽

     写完在课桌下敞开的长腿收了回来,从椅子上起身,到了窗边,手搭在窗沿上,一松。

     浅蓝『色』的气球慢悠悠晃『荡』了下去。

     不远处的海面波光粼粼。

     ……

     夏枕从洗手间回来的时候就见江炽正在悠闲地打手游。

     “……”

     她暗地里朝江炽做了个鬼脸。

     回到座位,她没跟江炽说话,开始收拾课桌,准备把课本都搬回家。

     待会重重的课本都让他搬!

     夏枕偷偷哼了一声。

     收着收着,江炽忽然将她的错题本轻扔了过来,错题本是翻开的,是一道写得密密麻麻的错题。

     “这道题更正错了。”

     夏枕啪嗒一声盖上错题本:“不看。”

     旁边的江炽闻言忍着笑,收了手机。

     “你这什么『毛』病?跟我生气呢?”

     夏枕自己小声嘟囔了一声,才说:“才没有呢。”

     说着她就去拉自己放桌里的书包。

     刚把书包从课桌里抽出来,一个红『色』的小气球忽然晃悠悠从课桌里飘了出来。

     夏枕下意识捞住,看了一眼。

     ——亲我的愿望一口。

     这字潇洒好看,夏枕一眼就知道是江炽的字。

     但这是什么意思,愿望?什么愿望?他不是没愿望吗?

     夏枕眉心微拧了一下。

     亲愿望?怎么亲?

     下一秒,她还没反应过来,眼前突然一暗,江炽捞过错题本挡住了两个人。

     耳边班里声音噪杂,两个人完全被遮挡。

     夏枕脸颊上猛地被印上柔软的触感,江炽狠狠亲了她一口。

     脑子嗡地一炸,夏枕瞬间睁大了眼睛。

     下一秒,江炽唇瓣微擦过她的脸颊,一张一合。

     隐忍又顽痞的声线爬进她的耳朵里。

     “愿望就你一个,还生什么气?”

     (以下为重复章节是因为虞虞脑子不清醒弄错的章节,评论一下我给你们退你们多买的两『毛』钱币呜呜呜)

     夏枕看着低下身子跟她平视的江炽,再瞥了眼站江炽后头的陆南渡,立马点头。

     “那我先回去了。”

     “嗯。”江炽微点了下下巴。

     夏枕转身就要朝隔壁走去。

     “等等。”直起身子的江炽突然道。

     “啊?怎么了?”夏枕有点懵地回过头。

     “过来。”

     夏枕不明所以,又倒退了回来。

     来到他面前刚想问怎么了,下一秒江炽就伸手牵住她垂在身侧的手。

     夏枕还没想明白,下一秒就感觉江炽骨节明晰的手捏了捏她的手。

     紧接着,他凑了下来,在她耳边道,闲散的声音蕴着笑。

     “要睡个好觉啊。”

     夏枕瞬间明白了过来。

     她跟他说过牵手才能睡好觉。

     她霎时耳朵一热。

     下一秒赶忙退后,匆忙转身:“我、我进去了。”

     江炽直起身子,看着她的背影笑了声。

     等到夏枕进屋了,后头的陆南渡突然开口。

     “这里还有一个单身狗呢,你这样公然秀恩爱真的好吗?”

     江炽闻言慢悠悠转身,瞥了陆南渡一眼。

     “找我有事?”

     “哦,还知道我是来找你的啊。”陆南渡耸肩。

     江炽早已习惯陆南渡这一没在江汐面前就秒变吊儿郎当的模样。

     又是淡淡一眼。

     “我跟你说过了,别招惹江汐。”

     陆南渡突然就不嘴贫了,沉默了几秒后,点点头。

     “嗯。”

     过了几秒后,他实在忍不住,妄想从江炽这里套话。

     “那个男的是……”

     话还没说话,就被江炽冷淡的眼神给生生截断了。

     “唉算了算了。”陆南渡摆摆手,“不问了。”

     “我来找你也没什么重要事。”

     陆南渡花了两分钟给江炽讲了下自己找他要说的事。

     说完陆南渡抬手,拳头轻击了下江炽的右肩。

     “行了,没事了,你进去吧。”

     江炽没说话。

     “我要走了。”陆南渡说。

     江炽嗯了一声。

     陆南渡目光匆忙瞥了眼江家亮起来房子,眸里一闪而过不易察觉的贪恋。

     然后视线不着痕迹重新回到江炽身上,往后倒退,招了招手。

     “再见了啊。”

     江炽这人有洁癖,大夏天里一天经常能洗好几个澡,刚才就是出去流了点汗,他进屋就冲了个澡。

     江汐一回来就坐在楼上客厅里追综艺,陈凛来这边前已经订好了酒店,把江汐的行李箱送进屋后就走了。

     江炽在夏枕去睡前跟她聊了会天,等夏枕去睡后才开始忙自己的事情。

     电脑是江炽极为专注的一项兴趣,这一开始忙,就忙到了凌晨。

     坐在电脑前连敲了几个小时键盘,江炽靠在椅背里,手心覆在后脖颈上,微仰头漫不经心转了转。

     下午还打了篮球,今天一整天都挺高轻度活动的,江炽今天一整天都睡得少,有点困。

     他摘下耳机扔桌上,从电脑椅里起身,想去外头倒杯水喝。

     一开门,客厅里一片漆黑。

     江汐一向是个夜猫子,江炽刚想惊讶她今晚居然早睡,转眼就看见江汐坐在没开灯的阳台上。

     她面朝着大海,背对着他。

     指尖的烟燃起的一点猩红在这黑暗里格外刺眼。

     大海也跟着黑夜沉睡,海面平静,海风轻吹。

     江汐留了一头栗『色』大波浪长发,发丝被风吹得微动,她把烟递到嘴边,吸了一口。

     “大半夜的你坐这干嘛?”

     后头的声音来得猝不及防,江汐毫无防备瞬间吓得被吸进肺里的烟呛了一下。

     她咳嗽着回头看站在后面的江炽。

     “卧槽,你干什么?大半夜的别这么吓人好吗?!”

     江汐呼吸道不好还吸烟。

     江炽抬眸拿走她指尖的烟,『插』兜走到阳台石栏边,把烟给碾灭了,扔进一旁的垃圾桶里。

     做完这些,他顺势靠在身后的栏杆上。

     “找死呢?”

     江汐自知理亏:“没有没有,我这才刚开始吸呢。”

     其实她很少吸烟的,小时候可讨厌烟味了,闻到二手烟都想打人。

     那时候她上高中,陆南渡在她的勒令下戒了烟。

     而她自己却是在后来受了点他的影响,似乎就是那段时间学会了吸烟。

     江汐蓦地想起几个小时前在楼下陆南渡一看到她就下意识把烟藏到身后的画面。

     她低头,无奈笑了声。

     江炽不知道江汐具体在想什么,但基本上知道她在想哪个人,他也不拆穿她。

     “去睡吧。”

     江汐沉默了一会儿,点点头。

     “好吧。”

     江炽其实也很少管江汐感情这些事,一般不会过问,她开心就好。

     他起身,朝客厅里走去:“早点睡。”

     江汐点点头。

     她抬头,目光落在黑暗中根本看不到的海面上。

     一会儿后,她叹了口气。

     黑夜,真不是个好东西。

     来,整理好床,换上昨天晚上准备好的校服就出房间洗漱了。

     夏母正在厨房里忙碌,端着面包和沙拉酱出来的时候夏枕已经刷好牙洗好脸到楼下客厅了。

     “起床了啊?”夏母将食物搁到餐桌上。

     夏枕刚起床,思绪还有点懵,点点头:“嗯,起了。”

     “先去喝杯水,喝完快过来吃早餐。”夏母说完就转身到厨房里准备别的吃的,“再忍个一星期,中考完你就能睡个懒觉了。”

     夏枕虽然有生物钟,但是能赖床她当然很乐意。

     她到茶几上倒了杯水喝,温热的白开水润过喉咙,喝着喝着夏枕突然想起一件事,手里握着水杯就往厨房走去。

     夏枕来到厨房,探头:“妈妈。”

     “嗯?”夏母正在煎蛋,平底锅里的一层油滋滋冒气,“怎么了?”

     “江汐姐回来了。”夏枕说。

     “什么?”夏母回过头来,“江汐回来了?怎么都没说一声?”

     夏枕喝了口水:“妈妈记得给姐姐准备一份早餐。”

     “那肯定。”

     夏母话落,夏枕后头就传来江炽的声音:“夏姨,江汐让我跟你说一声不用给她准备早餐,她起不来。”

     夏枕回头去看他:“是昨晚熬夜了吗?”

     “嗯。”

     江炽就站在她身后,低眸瞧她。

     “唉你们这些小年轻啊,一个个的这么喜欢熬夜,再这么熬下去都得把身体熬坏了。”夏母在里头念叨了这些小孩一句。

     “行了行了,你们快去吃饭。”

     夏枕和江炽应了声,两个人一起回到餐桌前。

     吃完早饭,两个人就一起上学去了。

     高三高考已经结束,下面的高二级现在相当于提前进入了高三。

     集体提前搬入高三的教学层,进入每天有小测的状态。

     林希芋以前都是混着过日子,对学习也不怎么上心,最近几天完全被这种紧张的氛围渲染,但也只是坚持几天,就难为他够呛。

     毕竟他学习是真的不好。

     刚才小测上默写很多不会的林希芋趴在书桌上,发愁地叹了一口气。

     “我现在只想羽化而成仙,一命呜呼。”

     同桌沈辰是个学霸,没理会他的话,在计算下午上数学课时不会的那道题。

     沈辰就是这样,平时林希芋怎么闹他都行,他都会搭理他,但要是他在学习,他能一整天不跟林希芋说话。

     以前林希芋还会故意逗逗沈辰,惹惹他,现在高三了,沈辰是真的要学习了,林希芋这段时间收敛了不少。

     外头天很蓝,树荫蔽日,蝉鸣不息。

     满是夏天的味道。

     没人跟他说话,林希芋有点无聊,目标转向了坐他后面的江炽。

     他立马从桌上起来,转过身子手搭放在江炽书桌上。

     “炽哥炽哥,待会放学一起去台球室呗。”

     江炽最近题量也比以前增加了点,以前自习课都困了睡觉,现在会做做试卷。

     他从容地转着指间的黑水笔:“不去。”

     林希芋这才想起江炽是个有女朋友的人,唉了一声。

     “都忘了你待会还要去接枕妹。”

     江炽淡淡抬眸瞥了他一眼,而后低眸落笔在试卷上选了个选项。

     林希芋见江炽学习去了,又把目标换了个对象,他看向了江炽隔壁的苏岸。

     苏岸估计是刚做完试卷,正在整理分类这几天的试卷。

     林希芋见他没在学习,就想跟他闲聊。

     “苏岸,我好无聊。”

     苏岸正把历史试卷往文件夹里放,闻言抬头。

     “你能跟我聊天吗?”

     苏岸有点小近视,戴着一个圆框金丝边眼镜,他脸小,唇红齿白的,林希芋有时候总觉得苏岸长得比女孩子还漂亮。

     身为同样长得很可爱的林希芋完全没有点自我意识,从来都没有意识到自己在别人眼里也是长得偏漂亮可爱的那一种。

     苏岸一笑,大眼睛都跟着弯弯的。

     “好啊。”

     林希芋突然就被他这笑感染,也跟着傻笑:“苏岸你怎么这么温柔啊。”

     以前高二刚分班,苏岸在班里是很低调的人,跟林希芋他们这群比较皮的根本不是同路人,一学期过去林希芋还真的只认得苏岸的长相,但完全不知道他叫什么。

     接触苏岸前他觉得苏岸是个好欺负的人,接触苏岸后他才知道苏岸其实不是好欺负,只是很温柔,是那种植根在骨子里的温柔,待人待事都比较宽容。

     遇到这种人,整个世界都感觉柔软了起来。

     林希芋又说:“你这么温柔,是不是你爸爸妈妈也很温柔啊?”要不然怎么能教出苏岸这种极容易让人有好感的人。

     江炽笔尖一顿,再次想起那个满是火的夜晚。

     谈到爸爸妈妈,苏岸倒也不谦虚,点点头:“嗯,我爸妈很好。”

     “果然,孩子『性』格都跟家庭教育有很大关系,像我的话,我妈每天在家跟我扯着嗓子看球赛打游戏,他们完全没有家长包袱,导致我现在跟个放养的似的,啧啧啧。”

     苏岸听完笑了笑。

     正在做试卷的江炽闻言也微微弯唇。

     毕竟是经常在一起玩的人,江炽见过林希芋妈妈很多次,林希芋『性』格是真的可爱,随他妈。

     这时突然有一个女生从教室后门进来,手里还拿着一张试卷。

     林希芋注意到这个女生,抬眸望去,看着她拿着试卷朝这边走过来,最后停在了沈辰桌旁。

     现在是自习课,估计再过个几十秒后就要下课了。

     那个女生碰了下沈辰的手臂,周围还有在学习的同学,她小声喊了句沈辰。

     沈辰抬头望去,那个女生不知低声跟沈辰说了句什么,沈辰点点头,从座位上起身,和女生一起离开了。

     坐林希芋和沈辰前面的男生转过头来:“诶诶诶,这个女生是不是喜欢沈辰啊?前几天是不是还送了情书?”

     林希芋知道这几天这个女生总找沈辰学习,别的倒是不清楚:“不知道。”

     下课铃声骤响。

     “今天终于解放了!”前面的男生问林希芋:“打球去吗?”

     林希芋瞥了眼沈辰的书桌,而后收回目光:“去。”

     他收拾了下书包,背起后就下去打球了。

     今天初三级正式放假,回家休息两天后进行中考。

     下午最后一堂课,齐老师给他们上了最后一节班会课。

     学生们绑了很多小气球,五颜六『色』的,在教室里飘『荡』。

     每个人都拿着马克笔往上面写愿望,写完了一群人闹哄哄地跑到窗边,把手伸到窗外,让海风吹走气球。

     这是明廉中学历年来的传统,每到这一天,学校不会管着学生,答应让他们做这件有仪式感的小活动。

     后来这就形成了明廉中学历年来的传统。

     夏枕用打气筒给自己打了个粉红『色』的小气球,她歪着脑袋,正寻思着要往上面写什么。

     旁边的同学们大多写着中考考个好成绩,顺利上个好高中。

     夏枕这个不用担心,两天前奥赛的结果下来了,夏枕拿了个二等奖,直接拿了学校高中部的免学费资格。

     况且她平时成绩就挺稳定的。

     半晌过后,坐在教室角落里的夏枕拿着黑『色』马克笔在气球上写了个十分实际的愿望。

     下一年天天和哥哥一起上学。

     ——夏枕

     刚写完,她盯着这句话看了许久。

     几秒后,她的笔尖触上气球,把哥哥两个字划掉,在上面补了两个字——江炽。

     下一年天天和江炽一起上学。

     夏枕看着看着,满意地弯了弯唇。

     下一瞬,后头突然传来一声懒笑。

     紧接着一道低沉的声音传来。

     “这么想叫我名字啊。”

     夏枕直接吓得手一抖,匆忙将气球往身后一藏。

     “你怎么这么快就过来了?”

     江炽:“我下课后才过来的,是你们开班会开久了。”

     江炽说着拉开夏枕旁边的椅子,坐下。

     “哦。”

     班里现在的座位都是『乱』的,夏枕坐在教室最后一排靠窗的角落里。

     她对于自己愿望被江炽看到这件事耿耿于怀,觉得有点尴尬。

     教室里闹哄哄的,窗边还站着许多人,都在笑笑闹闹,探身去看那飘向林荫校道的学校。

     一旁的江炽侧头瞥了眼夏枕:“还不去扔气球?”

     “啊。”夏枕恍然大悟,“我马上去。”

     江炽看她这样子,笑了声。

     等夏枕扔完气球回座位的时候,江炽单手支着下巴,侧过头看她。

     “我觉得这个挺灵的,你这愿望挺好实现的。”

     夏枕对于刚才被江炽看到愿望,还有点害羞,耳朵有点小红。

     她问:“你怎么知道灵验的?”

     江炽:“我也上过初三啊,许过愿。”

     说完他朝夏枕凑近,挑眉:“亲身实验过,还挺灵验。”

     夏枕顿时被激起了好奇心,大眼睛扑闪了一下。

     “你初三那年许了什么愿望呀。”

     下一秒,江炽饶有兴致地看着她,勾唇:“你猜?”

     这一刻,夏枕莫名隐隐猜到了江炽心里想的东西,江炽还没说她的脸就腾地一红。

     一旁的江炽看到她这红起来的脸,忍不住笑了,夏枕已经低下头去,江炽凑过去追看她的眼睛。

     “来,跟我说说你想到什么了,脸红成这样。”

     夏枕推开他:“我什么都没想。”

     江炽歪唇笑了下。

     夏枕急找话题,从旁边急抓了个气球,递给了江炽。

     “你许个愿吧。”

     江炽懒懒散散地靠回椅背:“不许。”

     夏枕一时有点讶异:“你没有愿望吗?”

     江炽一边手臂懒懒搭在桌面上,逗她:“是啊,没什么愿望。”

     夏枕突然心里有点不平衡了。

     说到愿望,她想到的第一个人就是他,他居然没有想到她。

     她甚至都要怀疑自己刚才猜错了他初三时许的愿望,或许他的愿望根本跟自己无关。

     她又不确定地问了一句。

     “真的没有吗?”

     江炽懒懒点了下头:“没有啊。”

     夏枕不说话了,转过头偷偷耷拉了下唇角。

     几秒后,她小声说了声。

     “我去趟洗手间。”

     一旁的江炽漫不经心地翻着她的错题本看,嗯了一声。

     夏枕更气了,起来的时候动作不小心放大了,椅子嘭地一下撞在了后面的墙上。

过来我亲亲最新章节地址:https://www.xinremenxs.com/shu/64507.html

过来我亲亲全文阅读地址:https://www.xinremenxs.com/64507/

过来我亲亲txt下载地址:https://www.xinremenxs.com/txtxz/64507.html

过来我亲亲手机阅读:https://m.xinremenxs.com/64507/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第39章 愿望)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

喜欢《过来我亲亲》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www.xinremenxs.com)

上一章:第38章 松手 过来我亲亲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第40章 画男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