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软美人》

返回书页

喊我名字?

作者:

藤萝为枝

最新章节全文阅读txt下载
不死者 六零年代好家庭 九零年代之麻辣军嫂 病态宠爱 爆宠八零:重生娇娇女 危险关系 重回六零:种田发家养崽崽 甜蜜婚令:首长的影后娇妻 快穿之专业打脸指南 快穿:我只想种田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娇软美人 新热门小说网(https://www.xinremenxs.com)”查找最新章节!
    秦骁并不接那颗糖。

    他这个人没什么心肝, 又野又傲, 小崽子看上去脏兮兮的, 虽然不至于流鼻涕, 但是那颗糖秦少怎么也不会接。

    小寒有点急, 为什么不要呀?

    他小手往上举了举, 秦骁皱眉:“走开。”

    小寒呜呜两声, 眼睛亮了亮,指了指教室的方向。八月盛夏,太阳一点点向上攀爬, 暖意融融。

    苏菱扎着马尾,她自己还是个学生,朝气勃勃的, 抱着书, 往另一个教室走。

    秦骁挑眉:“她发给你们的。”

    小寒连忙点点头。

    “你不能说话?”要是苏菱在,肯定想打他。这么自然地揭人伤疤。

    小男孩沮丧又难过地点点头。

    秦骁毫不在意, 他矜贵地把那颗糖接过来, 在小寒期待的目光中把糖纸剥掉, 直接放进了嘴里。

    小寒眨了眨眼睛。

    糖是水果糖, 夏天热, 所以有点化。但是不影响味道。

    他远远看了眼苏菱, 心中轻嗤一声。

    她就连颗糖都没给过他。

    要是早有这么甜,她能喜欢他一点,他得高兴死。

    这小崽子……

    他低下眼睛, 可用不着小崽子来同情他。

    “收你一颗糖, 帮你治嗓子。等段时间老子想起来了,派人带你去看病。现在滚远些,别在这里碍眼。不许告诉她我来了,记住没?”

    小寒是个讲义气的好孩子,他虽然不信面前这个叔叔能帮自己治好嗓子,但是还是点点头,竖起一根手指放在唇边,坚定地摇了摇头。

    他笑了笑,觉得这小崽子没白救。他生平鲜少做好事,然而如果这世间有人会支持他和苏菱,他反倒愿意年年多做慈善。

    虽然目前看好他的,只是这么个萝卜头。

    小寒送了糖,上课铃声就响起来了。他连忙又跟着跑进了苏菱走进去的那间教室。

    苏菱上数学,小寒听不懂。

    他悄悄往外看,那个坏叔叔已经不在了。

    其实前两天小寒就看见他了,小寒人小,不知道那么多弯弯道道。他不会说话,但是会看人的眼神,那么多双看着苏菱姐姐的眼睛,那个男人的最火.热最赤诚。

    坏叔叔和他们一样喜欢苏菱姐姐……不,是比他们还喜欢。

    但是坏叔叔只能一个人偷偷看,小寒都能坐进教室。

    他真惨。

    小寒虽然答应了秦骁不说,可是小孩子老往外看,苏菱怔了怔,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

    半墙爬山虎郁郁葱葱,那里什么也没有。

    放学的时候,孩子们留下来大扫除。每天都有人做值日,但是大扫除是一周一次。

    苏菱怕他们搬桌子被磕碰着,也留下来帮忙。

    孩子们干劲很足,打扫完一个个甜甜地给苏菱说再见。

    苏菱收拾课本,发现语文书被风吹开,就留在她有折痕的那一页《夸父逐日》。

    她回到小村庄,不想让自己两辈子被人操控不明不白。人不能活得这样稀里糊涂,有些事情,她自己也可以调查。

    她不记得自己昨晚做的梦,但是她记得那样的感觉。

    他很痛苦,她醒的时候,泪水也湿了枕头。

    苏菱这次离开就在想,要是他真的放手了,那其实挺好的,她是一把对付他的利器,离开他对他而言是好事。他没有软肋,谁也伤害不了他。

    可是倘若他依然不放手……

    她垂下眼睫,两把小扇子一样的睫毛遮住了她黑白分明的眼睛。

    她回到小村庄,这里是开始试着好好喜欢他的地方。

    如果他能找到她,他学会了坦诚,害怕失去。那么……未来也没那样糟糕,是不是?

    书上的彩色.图画中,拿着权杖的神明,追逐着太阳奔跑。

    他会渴,会饿,也会死的啊。

    当时孩子们问她:“老师,夸父不知道自己追不到太阳吗?太阳会让他好痛好热,他怎么还是一直追?”

    她回答不上来。

    哪怕是动物,被刺球扎了手,以后也不会再碰,何况是千百年来,站在食物链顶端,最聪明的人类呢?

    人只有在一种情况下会拼命触碰让自己痛的东西,他爱那样东西,已经到了超过一切的地步。

    所以不怕痛,不怕苦,也不怕死去。

    ~

    苏菱回来还有个原因——于俏被葬在这个小村庄。

    而今天,是于俏的忌日。

    夕阳挂在天边,柔柔的光,铺就一条金色的路。

    外婆把她带离村子以后,再也没让她回来小村庄祭拜过母亲,也不让苏菱再去祭拜。哪怕是小时候,苏菱跟着外婆来祭拜的时候,外婆的表情也很复杂。

    那时候苏菱以为外婆是心痛母亲早逝,可是现在想想,好像又不是那么回事。

    于俏被葬在山顶的地方。

    苏菱捧了一束花,还用篮子带了香蜡纸钱和吃的。

    她走到半山腰,脚步犹疑了一瞬。

    给陈婶婶打电话,告诉陈婶婶她祭拜母亲去了。

    由于是一个人回来的,苏菱很注意安全问题。

    于俏被安葬的地方附近还住了几户人家,村庄里建房子不讲究,往往是隔不了多远就会建一座民宅,所以基本没什么危险。

    苏菱到了于俏坟前的时候,发现坟头被人修整过,她原本以为,几年不回来,于俏的坟头草会很高,没想到没有一点杂草,反而周围还种了些许花。布置得很淡雅。

    苏菱皱了皱眉,谁会对母亲这么好呢?

    苏菱把香烛摆好,第一回好好与素昧蒙面的于俏静静地讲话:“妈妈,我回来看您了,听外婆说你是个很好的姑娘。很遗憾有记忆以来没有见过你,我一直在想,如果大家都不喜欢我,为什么会让我来到这个世界。之前……有人告诉我,是我父亲和外婆他们,意图操控着我两辈子的人生,他们真的是我的亲人吗,我做错了什么,为什么会被这样对待?”

    八月的夕阳,透着几分悲怆。

    周围的树林安安静静的,苏菱心跳有点快。

    脚下黑影到来之前,苏菱蓦的回头。

    那个人似乎没有想到苏菱猜到了他在这里,眼神一下子沉下去,凶狠起来。

    大热的天,来者身上还穿着严严实实的连帽衣服,看见他脸的一瞬,苏菱瞳孔骤缩。

    这是个中年男人,他半边脸被毁去,是被火烧伤的痕迹。

    “你是谁!”

    连帽衣男人不和她说话,手上的针筒直接往苏菱身上扎。

    苏菱知道他是谁了……

    她重生回来的那天,以及上辈子她遇见秦骁的那一天,给她注射药物,把她送上秦骁床的人,都是他。

    那个她一直躲了好几十年的“父亲”。

    他毫不留情,下手很快,也不顾及周围还有人住,针筒就要扎在苏菱的身上。

    那一瞬,上辈子悲剧的起点重合。

    她又悲又怒,手中的石头砸过去,起身就往周围住了人家的地方跑。

    但是跑不过这个男人,他的手碰到她衣服的那一瞬,她吓得闭上眼,几乎是下意识喊出了那个名字:“秦骁!”

    身后猛然一股拉力,然后是拳头落肉沉闷的声响。

    苏菱回过头,就看见秦骁寒着脸,又一拳砸在那个中年男人身上。

    中年男人眼中含恨,他知道自己打不过秦骁,那根原本打算拥在苏菱身上的针管,就要往秦骁身上扎。

    秦骁冷冷一笑,躲过去,劈手就躲了那根针管,他一脚踹在中年男人身上。

    那声沉闷的响声,苏菱听着都疼。

    秦骁走进去,踩住那个男人的手,男人根本站不起来。满脸狰狞可怖地看着秦骁。

    秦骁手腕一转,那针筒刚好朝着男人的脖子。

    苏菱跑过去,秦骁往下扎的动作顿住。

    他本能地收敛自己暴戾嗜血的动作。

    苏菱看着地上那个男人没有被烧毁的另外半张脸,看得出他年轻时的英俊。

    苏菱问:“你到底是谁?”

    她不信她有这样狠心的父亲。

    那个男人也知道自己躲了二十年,今天被秦骁抓住,报仇再没希望。他只是含恨地看着苏菱和秦骁:“你们为什么不去死,为什么死的人是我的俏俏!”

    他的俏俏……

    于俏。

    苏菱脸色变了变,秦骁嗤笑了一声,他空出一只手握住了她温热的小手:“放心,这人可不是我岳父。”

    苏菱反应过来,脸颊微红。

    她还记得自己在生秦骁的气,因此抿唇不理他。

    秦骁啧了一声,针筒毫不犹豫地往那个男人身上扎。

    苏菱吓到了,拦住秦骁:“你做什么?”

    秦骁笑得三分野:“怕什么?”

    “里面是什么都不知道,万一出人命了……”

    “老子正好进牢房,就不会打扰到你了,不好吗?”

    她有点儿气:“秦骁!”

    他低眉笑,总算不逗她:“里面多半是迷.药,就是很早以前,你身体里检查出来那些。”他手更快,直接眯了眯眼,扎了下去。

    这人打算怎么对苏菱,他回敬过去一点都不过分。要是他今天没有跟来,受伤的就是苏菱。

    何况他观察过这个男人的表情,他扎下去的时候,这人并不害怕,那针筒里就不是可致命的东西。

    地上的男人瞳孔涣散,没一会儿就晕了过去。

    秦骁闲闲地打电话:“郭明岩,现在带人上山,GPS定位找过来。”

    苏菱还蹲着观察那个男人,生怕秦骁真的杀了人,成杀人犯。

    秦骁也跟着蹲下,手轻轻捏住她下巴,让她看着自己。

    “菱菱。”

    “怎、怎么?”

    不知道是不是跑了一通,她脸颊绯红。

    他笑得肆意:“为什么会喊我?不是害怕我,讨厌我吗?”

    “秦骁,你烦不烦呀,放手。”

    “不放,你先回答。”

    她涨红了脸,有些难以自容的羞。是羞耻,也是羞涩。

    要她怎么说?她一点都不想说。

    秦骁,你懂不懂什么叫适可而止?

娇软美人最新章节地址:https://www.xinremenxs.com/shu/59905.html

娇软美人全文阅读地址:https://www.xinremenxs.com/59905/

娇软美人txt下载地址:https://www.xinremenxs.com/txtxz/59905.html

娇软美人手机阅读:https://m.xinremenxs.com/59905/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喊我名字?)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

喜欢《娇软美人》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www.xinremenxs.com)

上一章:坏叔叔 娇软美人全文阅读列表 下一章:小宝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