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软美人》

返回书页

温柔

作者:

藤萝为枝

最新章节全文阅读txt下载
危险关系 重生军少辣娇妻 七见倾心:毒舌总裁娶佳妻 面具 老婆不乖:寒少宠妻成瘾 萌宝来袭:总裁爹地太难缠 肖同学,我们谈谈呗 重回七零小悍妻 锦年 宠妻成瘾:老婆,你要乖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娇软美人 新热门小说网(https://www.xinremenxs.com)”查找最新章节!
    苏菱其实有点迷茫, 她觉得人生像是一场大梦, 而她梦醒, 却又在另一种轮回里。

    爱过的成了虚妄, 曾经的付出不值得。厌恶的却又似乎不是那么回事。

    她还感冒着, 先前守在外婆窗前哭了一场。

    苏菱眼神有些空洞, 脸色微微泛白。她看起来挺难过的。

    秦骁低声问:“先去酒店好不好?”

    苏菱点点头。他们找了个最近的酒店, 那个时候秦骁全身已经湿透了,身上滴着水。她双颊苍白,眼圈红红的。

    秦骁开了两间房, 把苏菱送回房间。

    她抿了抿唇,轻轻带上门。

    何曾相似的情景,上一次也是他追过来非要送她那条脚链, 把她吓得不轻。

    秦骁没有提那封信, 苏菱也没有说。秦骁把她送回去,然后给前台打电话让送一套衣服过来。

    前台还是第一次遇到让送衣服的, 他们这个地方比较偏僻, 但是也给客人准备了浴袍。

    秦骁开的价很动人, 客服还是忍不住问了声:“先生, 您是还要出门吗?”

    “嗯。”

    很快衣服送过来了, 秦骁花几分钟洗了个澡。

    他大步迈出门时, 前台连忙把伞给他。然后看见男人高大的背影消失在雨夜中。

    “那么大的雨,他出去干嘛?”前台挺好奇的,然而也知道客人的事情不好多管, 她要值班, 干脆和闺蜜聊天:“刚刚我们酒店来了对颜值超高的情侣。”

    “……唉你别不信,那个帅哥刚刚出门了,他回来要是有机会我拍一张给你。”

    “下雨?是在下雨啊,我也不知道他出去干嘛。”

    好在她不追星不怎么看剧,也没有认出苏菱。

    她聊了十多分钟,男人走了回来。

    客服看见他背后背了一把吉他。

    附近有个卖乐器的店,但是客服没想到他那么晚跑出去买了一把吉他!

    惊讶到偷拍都忘了。

    秦骁坐电梯上去,径自去苏菱的房间。

    他敲了敲,门那边传来她低低的询问声:“谁呀?”

    “我,开一下门。”

    苏菱已经洗完澡,用被子捂住自己,她有了上次的经验教训,并不想给他开门。

    “我要睡觉了。”

    秦骁放低嗓音:“只要五分钟,好不好?”

    她犹豫了下,下床给他开门。

    他身上带着外面的寒气,但是看到她的一瞬,他弯了弯唇。

    苏菱看到了他身上的吉他,她抬起眼睛,黑白分明的眼里映出他此时的模样。她从来不知道秦骁会弹吉他。

    她知道他会很多东西,如射击、骑马、赛车,可是不知道他会弹吉他。

    秦骁快三十了,中二时学弹吉他的日子,实在是想起来都久远。

    当年是觉得帅,后来过了一两年,又嗤之以鼻。那几年他学了很多不太好的东西,抽烟喝酒打架,吉他倒是再也没碰过。

    当年吉他老师还笑着说:“你以后要是弹给哪个女孩子听,她会幸福死的。”

    他轻嗤一声,觉得还没人配得上他秦少低头。

    可是此刻他想起她,她还好小,再晚出生几年,就比他小整整一轮了。

    这个年纪的女孩子,真的会喜欢这种玩意儿吗?

    要是十年前有人告诉他,将来你会为了讨人欢心,去碰黑历史,他肯定得揍死他。

    然而此刻他站在她门外,想把什么都给她。

    她刚刚好难过,他心也要跟着碎了。

    她睫毛上沾着浴室的水汽,不懂他要做什么:“秦骁,你干嘛呀?”

    他笑:“唱歌给你听啊。”

    她愣了愣。

    秦骁怕她拒绝:“五分钟,唱得不好也别笑。”

    她有点不知道怎么应对这种场面,她必须得承认,秦骁在她心中一直都是个五音不全,霸道不讲理的文盲。她从来,没听过他唱歌。

    她摇头:“不要了,太晚了,你去睡吧。”

    房间不隔音的。

    秦骁靠在门口,把吉他拿出来挂身上,他修长的手指在上面随意一划。

    空荡荡的走廊都是吉他的声音。

    他样子有点痞,笑道:“你要是不乐意,我就在外面弹,嗯?”

    苏菱拿他没办法,连悲伤都暂时没法想,她看了一眼外面:“那……那你进来吧。”

    他大踏步进来,用被子裹住她:“床上去听,外面冷。”

    然后他坐在床边的椅子上调了下音。

    苏菱被他裹得只剩一张小脸露在外面。她看出来他很认真,于是安安静静地看着他。

    男人二十八岁,和她学校里那种阳光帅气的小男生完全不一样。他早已经褪.去了少年的青涩朝气,留下的是更成熟的东西,或许是不常笑,他侧脸冷峻。

    不说话的时候看起来很阴沉,眯着眼的时候也很凶。

    然而此刻他低下头,眼里带着笑,唱陈楚生的《姑娘》,好几年前的歌,他声音低醇——

    我曾多少次梦见你啊姑娘

    梦见你那美丽的笑脸

    看着你的信件唱着你的歌

    歌声是那么样的凄凉

    我曾多少次梦见你啊姑娘

    梦见你那美丽的笑脸

    太阳为你燃烧月亮为你升起

    星星它为你眨眼

    hey hey~

    姑娘姑娘我真的好想你

    我的心呐为你碎

    太阳为你燃烧月亮为你升起

    星星它为你眨眼

    她看着他。

    知道秦骁在哄她,他看出了她的迷茫难过,知道她失去亲人很痛苦。秦骁大抵是不爱唱歌的,他皱了很多次眉,努力回忆歌词和曲谱。

    他弹错了两次,可是第二遍就矫正回来了。

    他不喜欢,可他仍在唱。明明是欢快的歌,可是他气质太霸道,生生唱出了另一种感觉。

    这个男人低下他的头颅,做着和他这个年纪不符合的事。哄着怎么也不愿意爱他的宝贝。

    苏菱听过很多好听的歌,秦骁除了天生唱歌的低音炮,其余太糟糕了。然而此刻的他,是她两辈子以来,见过最温柔的一瞬。

    他锲而不舍弹第三遍,她眨了眨眼睛,眼泪就落了下来。

    下一个音符支离破碎。

    他僵住动作,有点慌乱:“欸,老子弹得再难听,你也不至于哭吧?”

    毕竟十年没碰,压箱底的东西,要不是念着她年纪小,他怎么也不会做这么中二的事。

    他略微粗糙的指腹擦过她的脸颊:“别哭了成不成?不弹就不弹。”

    她这回没有躲,让他把眼泪擦了。

    秦骁把吉他扔在角落,他心里骂了句操,这辈子再碰这个他就是傻.逼。

    男人动作粗鲁,但是碰到她脸颊,又自然放轻了动作。他无奈道:“苏菱,怎么这么爱哭?”

    她抽泣了两声,声音娇娇的:“我……我心里难过。”

    他不知道怎么安慰她,毕竟冷情惯了,他眉眼不羁,语气几分轻狂:“这有什么,生老病死人的常态,我家老头子死的时候,我照样该怎么过怎么过,人的命数而已。”

    所以他活在世上,不在意生死,大抵这也是不怕死的缘由。

    她看着他,轻轻点了点头。

    “我也会死……”

    那一瞬她看见他瞳孔急剧收缩了一瞬,里面泛着无边的漆黑,割破黑夜的冷意。

    下一刻他将那种情绪隐去,笑道:“你不会,你还小,菱菱要长命百岁。”

    可是她还是看到了他的第一反应,苏菱突然很想知道,他带着这样偏激可怕的感情,上辈子在她死后,到底会怎么过呢?

    她轻声问:“秦骁,如果……我只能活二十四岁。你……”

    他拳头握紧,眼里压着层层暴戾的冷意,然而面上笑道:“别开这种玩笑,哪有人这么咒自己?”

    她心中生怯,终究没有再问下去。

    ——如果我死在二十四岁,你的余生又是怎样的呢?是爱更多,遗憾更多?还是恨更多?

    她竟然是害怕知道那个答案的,苏菱把脸埋在被子里:“好晚了,你快去睡觉吧。”

    秦骁笑道:“好,还会难过吗?苏菱。”

    她闷闷地道:“不会。”

    这世上也许再没有人比她更看得透生死。

    秦骁捡起吉他,手指点了点琴弦。很轻的一声响,他低笑道:“那你付报酬吧,老子的歌不是白唱。”

    她在被子里,微微睁大了眼。

    又是铮的一声响,他慢悠悠地道:“街边卖艺都得打赏几个硬币,□□你还掉金豆豆。”他说着说着就笑了,她看不见他眼里溢出来的温柔。

    还说话吓唬老子。

    她一张小脸露出来,粉白的双颊,有些羞恼:“你自己非得弹。”

    他笑:“嗯,我喜欢犯贱成不成?”

    这种直白低俗的形容,让她涨红了脸:“不是的……我知道你是好心,谢谢你。”

    她语调温柔,空气温柔,他的心也温柔。

    他蹲在她身前,平视着她湿漉漉的双眼:“苏菱,看着我。”

    他低笑道:“以后别说那种话了,当付给我报酬。老子不爽那种话,记住没?”他受不了的。

    良久,她轻轻道:“好。”

    苏菱其实有点迷茫, 她觉得人生像是一场大梦, 而她梦醒, 却又在另一种轮回里。

    爱过的成了虚妄, 曾经的付出不值得。厌恶的却又似乎不是那么回事。

    她还感冒着, 先前守在外婆窗前哭了一场。

    苏菱眼神有些空洞, 脸色微微泛白。她看起来挺难过的。

    秦骁低声问:“先去酒店好不好?”

    苏菱点点头。他们找了个最近的酒店, 那个时候秦骁全身已经湿透了,身上滴着水。她双颊苍白,眼圈红红的。

    秦骁开了两间房, 把苏菱送回房间。

    她抿了抿唇,轻轻带上门。

    何曾相似的情景,上一次也是他追过来非要送她那条脚链, 把她吓得不轻。

    秦骁没有提那封信, 苏菱也没有说。秦骁把她送回去,然后给前台打电话让送一套衣服过来。

    前台还是第一次遇到让送衣服的, 他们这个地方比较偏僻, 但是也给客人准备了浴袍。

    秦骁开的价很动人, 客服还是忍不住问了声:“先生, 您是还要出门吗?”

    “嗯。”

    很快衣服送过来了, 秦骁花几分钟洗了个澡。

    他大步迈出门时, 前台连忙把伞给他。然后看见男人高大的背影消失在雨夜中。

    “那么大的雨,他出去干嘛?”前台挺好奇的,然而也知道客人的事情不好多管, 她要值班, 干脆和闺蜜聊天:“刚刚我们酒店来了对颜值超高的情侣。”

    “……唉你别不信,那个帅哥刚刚出门了,他回来要是有机会我拍一张给你。”

    “下雨?是在下雨啊,我也不知道他出去干嘛。”

    好在她不追星不怎么看剧,也没有认出苏菱。

    她聊了十多分钟,男人走了回来。

    客服看见他背后背了一把吉他。

    附近有个卖乐器的店,但是客服没想到他那么晚跑出去买了一把吉他!

    惊讶到偷拍都忘了。

    秦骁坐电梯上去,径自去苏菱的房间。

    他敲了敲,门那边传来她低低的询问声:“谁呀?”

    “我,开一下门。”

    苏菱已经洗完澡,用被子捂住自己,她有了上次的经验教训,并不想给他开门。

    “我要睡觉了。”

    秦骁放低嗓音:“只要五分钟,好不好?”

    她犹豫了下,下床给他开门。

    他身上带着外面的寒气,但是看到她的一瞬,他弯了弯唇。

    苏菱看到了他身上的吉他,她抬起眼睛,黑白分明的眼里映出他此时的模样。她从来不知道秦骁会弹吉他。

    她知道他会很多东西,如射击、骑马、赛车,可是不知道他会弹吉他。

    秦骁快三十了,中二时学弹吉他的日子,实在是想起来都久远。

    当年是觉得帅,后来过了一两年,又嗤之以鼻。那几年他学了很多不太好的东西,抽烟喝酒打架,吉他倒是再也没碰过。

    当年吉他老师还笑着说:“你以后要是弹给哪个女孩子听,她会幸福死的。”

    他轻嗤一声,觉得还没人配得上他秦少低头。

    可是此刻他想起她,她还好小,再晚出生几年,就比他小整整一轮了。

娇软美人最新章节地址:https://www.xinremenxs.com/shu/59905.html

娇软美人全文阅读地址:https://www.xinremenxs.com/59905/

娇软美人txt下载地址:https://www.xinremenxs.com/txtxz/59905.html

娇软美人手机阅读:https://m.xinremenxs.com/59905/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温柔)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

喜欢《娇软美人》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www.xinremenxs.com)

上一章:失控 娇软美人全文阅读列表 下一章:醋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