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软美人》

返回书页

死别

作者:

藤萝为枝

最新章节全文阅读txt下载
试婚老公,要给力 锦年 我等你,很久了 重回六零:种田发家养崽崽 重生空间八零小军嫂 惹火枭妻:老公,安分点! 老婆不乖:寒少宠妻成瘾 重生甜妻:景少,吻个安 七见倾心:毒舌总裁娶佳妻 回到七零年代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娇软美人 新热门小说网(https://www.xinremenxs.com)”查找最新章节!
    他声音低沉, 藏着掩都掩盖不住的笑意。

    她有点羞:“不……不厉害。”然而她的开心是真的, 唐姿告诉她, 网上虽然还在讨论这件事, 但是大多都是有利于她的。

    何况娱乐圈不怕绯闻, 就怕没热度, 这件事撑过了以后, 对苏菱也有好处。

    她脸色好了许多,想来感冒已经快好了。

    但是唇色泛白,精神也恹恹的。他看着皱眉:“还难受吗?”

    苏菱摇头:“已经好了。”

    两个人一时沉默, 苏菱有些不自在,方才看见秦骁,她正高兴, 那种喜悦竟然也对他分享了。

    现在逼仄的空间里, 她还不习惯面对他。

    她只好问:“秦骁。”

    “嗯?”

    “你不回公司吗?”

    他笑:“想我走?”

    她被看破了心思,有些羞窘:“你很忙的吧。”她知道秦骁不容易, 这个男人工作的时候很认真, 可以说是兢兢业业, 以前他八点出门, 最忙的时候凌晨才会回来。

    “不忙。”秦骁随口说, “我很有钱。”

    她忍不住一笑, 点点头:“我知道的。”这是事实,秦骁以前给她看过家底,那个数字很可怕。也不知道秦家是从哪一辈人就开始积攒, 才能有那么可怕的财力。

    秦骁扬眉:“我全送给你好不好?”

    她吓得不轻, 一口气差点没回上来,连忙摇头:“不要。”

    他眼神戏谑:“全送给你,拿钱砸死那些嘴碎的啊。”

    这么无理不羁的话,也只有他说得出口。

    苏菱脸蛋羞红:“你别开这种玩笑。”

    苏菱没有当真,他们秦家的基业,秦骁怎么也不可能真像他说的那样送给她。何况她真的不心动,秦骁不做亏本生意,她活得好好的,没有那么想不开。

    他眉眼都是笑:“菱菱。”

    苏菱又是一抖,她才意识到这个称呼耳熟得要命。她记得今天以前,秦骁明明是直呼她大名的,她被这个太过熟悉的称呼弄得有点惊恐。

    她睁大的圆滚滚的杏眼看着他,应都不敢应。

    “可我现在只有钱。”他说,“全送给你都不要,你让我怎么办?”

    她咬唇,怎么和钱扯上关系了?

    她犹豫了下:“我有钱的。”所以不要你的。

    秦骁倒是好奇了:“哦?有多少?”

    她认真想了下,之前的十万她基本没有怎么用,她认认真真的:“九万多……”

    秦骁没忍住,笑出了声。

    苏菱不懂他在笑什么,但知道他在笑自己,她有些无措,眼里很茫然,九万多有什么好笑的吗?挺多的啊,都够她和倪浩言念完大学了。

    何况这场《囚徒》拍完,她拿到片酬也是个有钱人啦。

    他们之间,显然对“有钱”的概念理解完全不一样。

    秦骁心里笑骂,怎么有人这么傻。

    然而她心再小,再容易满足,也装不下一个他。他倾尽万贯家财,也入不了人家的眼。

    秦骁轻嗤了一声,好歹还记得自己回来的目的:“你这件事,观望的还多,要想舆论完全压下去,要么全部压制,要么就地反杀,你选哪一种?”

    两种手段都极其粗暴,苏菱看着他,轻声说:“我都不选。”

    他有些意外,没有吭声。

    苏菱也没有说话了,她如果想死死压制,当时录视频的时候,就会把曾经孤苦说出来。

    秦骁还想说什么,苏菱的电话就响了。

    是倪浩言打过来的。

    那一瞬苏菱心中转过万千思绪,倪浩言和倪佳楠不知道舅舅不是外婆亲生儿子。

    家里知道这件事的只有舅舅、外婆还有她。

    苏菱以为他会质问这件事,然而那头少年的嗓音冷冰冰的。

    “苏菱。”他死死压抑着,然后开口,“现在!马上回家!就在原来的房子不远的堇色小区,637,去见奶奶最后一面!”

    苏菱握在手中的手机没有拿稳,砸在了被单上。

    她甚至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这件事,泪珠子就已经掉出了眼眶。

    秦骁皱眉走过来,她哆哆嗦嗦拿着手机订机票,然而手抖得厉害。

    怎么会这样,明明才半年多,前世外婆也做了手术,可是明年六月份才去世的,这辈子怎么会……

    是她重生带来的改变吗?

    如果重生一定要付出代价,能不能不要是这个?

    秦骁很冷静,问她:“订哪里的?”

    “L市。”

    “好,你换一件衣服,我带你回去。”他不拖泥带水,出去帮她带上门,很快门开了,苏菱苍白着脸走出来。

    秦骁在外面已经打了电话。

    他把一切安排好了:“现在去机场。”

    飞机起飞的时候,她没有再哭了,眼睛看着窗外。

    秦骁大致猜到发生了什么。

    “菱菱。”他喊她,“难受就哭出来。”

    她低头,看着自己的双手:“我做错了吗?”她改变了那么多东西,保住了腿,没有再做秦骁的情.人,成功进入了娱乐圈。

    可是这一切的代价,是外婆少活了半年。

    他握住她的手,那双小手冰凉,没有一丝热度。

    他低声道:“菱菱不会做错的。”

    他眼神柔和:“如果万般有业障,要惩罚也是先惩罚我这样的人。”如果要死,他也一定会死在她前头。

    “不是的。”她轻声道,“都是我的错……”

    她早就知道蝴蝶效应的强大,有得必有失,可是还是不惜一切代价去改变了。

    第二次了……

    她第二次经历外婆的离开。

    心口钝钝的痛,在这一刻苏菱突然记起了,她到底是为什么会恨秦骁,到底为什么永远都不会爱他。

    她记得上辈子那个六月,她不愿意秦骁碰她,他重欲,她急的时候把他脸挠出了一个口子。

    男人脸上一条红痕,从眉骨滑到脸颊。

    秦骁气笑了,看上去野性十足,把人翻过来,一巴掌打在她臀上。

    他下手很轻,也舍不得真的打她:“老子明天还要开会,你说怎么见人,嗯?”

    她被打懵了,羞耻更甚:“是你自己……”

    “我的女人,还碰不得了?”

    苏菱和他简直鸡同鸭讲,她羞耻得快哭出来了:“你知道我不愿意的,我又不喜欢你,我可以挣钱还给你,外婆的手术费和医药费我都记着的,我以后……”

    男人沉默片刻,把她抱起来。

    “我给你讲一件事,你不要哭。”

    她眸中还懵懂,呆呆地看着他。睫毛湿湿的,还沾着羞愤的水汽。

    “什么事呀?”

    “会哭吗?”他低声问。

    苏菱有点害怕,她隐隐有种不太好的预感:“我为什么会哭?”

    “你哭的话,我也会难过。”

    他脸上的红痕渗出了血,黑瞳看着她,平静地说:“你外婆去世了,在三天前。”

    苏菱眨了眨眼睛,身子微微颤.抖着,她努力笑笑:“秦骁,你别和我开这种玩笑……我……我会生气的。”

    他眸中终于松动了片刻。

    最后默了片刻,依然道:“不是在开玩笑。”

    她没有哭,身子颤得厉害。秦骁想抱她,苏菱抬手,狠狠给了他一巴掌。

    那一巴掌打得狠,她用尽了所有的力气。清脆的一声响,他偏着脸,面无表情用拇指擦了擦唇角。

    脸上那条被她抓出来的伤火.辣辣的疼。

    他转过头,依然看着她,眸中蕴着不知名的情绪,最后忍住了。

    “三天……已经三天了!你为什么明明知道……却不告诉我?”

    为什么整整三天,他跟照样逗猫儿一样逗着她玩,贪图她肉.体带来的欢愉。她是个活生生的、有血有肉的人啊!

    秦骁蹲在她身前,眼睛平视着她:“现在你知道了,你会离开吗?”

    她留在他身边,所有一切都是为了她的外婆。他知道,让苏菱妥协的不是学校传出来的流言蜚语,而是她害怕亲手把她养大的人痛苦死去。现在没有了她外婆,她会不会就打算离开他了?

    他再也碰不到她,摸不到她,听不见她娇娇地喊秦骁你好烦的啊,也看不见她早晨浇水,和丁姨说话时温柔的笑。

    她泪珠子不住往下掉。

    三天!至亲之人死去三天了,她却什么都不知道,她甚至连外婆最后一面也没有见到。

    而眼前这个男人,竟然还在问她会不会离开?

    会的,她恨死他了。

    “秦骁。”她呜咽道,“如果不是我刚刚提到了外婆,你是不是打算瞒我一辈子?”

    他动了动唇,没有说话,显然是默认了能骗多久骗多久。

    苏菱擦干眼泪:“你真可怕。”你真可怜。

    她才起身,男人拉住了她的手。

    他的手火.热,滚烫,然而他还是执着地问:“你要离开了吗?”

    苏菱抽回自己的手,她伤心欲绝,下了狠力气,他如果不松手,她的手腕多半会生生脱臼。

    他僵了片刻,松开了手。

    秦骁目送着她下楼。

    苏菱没有回头。

    他忍了又忍,眸中暴戾痛苦交织,最后还是追了出去。

    他不喜欢她在家穿鞋,此刻她没了理智,赤着脚往外跑。她走过别墅小径,雪白的脚上已经添了很多条口子。

    秦骁把她抱起来,她拼命挣扎,他出声:“我送你回去看她。”

    她安静下来,目光落在他身上。

    那一年秦骁二十八岁,身上匪气尚浓,自私无情得可怕。

    她原本想过好好对他的,至少他帮了她,没有什么对她不好的地方。哪怕只是做一场交易,作为雇主,秦骁也没有苛待过她。

    至少他迷恋她迷恋得不得了。

    她原本想,陪他一天,那就真诚一天,哪怕不给他爱情,也会给予善意。他温柔一点点,她也会温柔一点点的。

    这样也许几年以后,她离开了,彼此都可以好好生活。

    可是此刻在他怀里,听着他狂乱的心跳。

    男人眉眼如刀刻,棱角锋利,听说这幅长相的人最是无情。

    他薄唇紧抿,抱她抱得很稳。

    苏菱看着他,生平第一次,这么恨一个人。

    得多么自私,才会连这样的事都不放在心上。得多么无情,才能不在意任何人的生死?整整三天,他怎么可以装作什么都不曾发生?

    她哑着嗓音:“我恨你。”

    他的手臂颤.抖起来,却紧抱着她不放。

    “我恨你……”

    秦骁死死咬牙:“别说了!你别说了!”

    她当真不再说,轻轻闭上眼睛。

    她失去外婆这一天,失去了亲情,也失去了爱情的可能性。

    苏菱那年二十岁,是她与秦骁相识的第一年。

    而她恨他,永远也不会爱上他,不是因为后来的郑小雅,不是他过分的占有欲,也不是因为情.人的名分让人耻辱。

    一切恨意,都是从外婆死去那天开始。

    一生不息。

娇软美人最新章节地址:https://www.xinremenxs.com/shu/59905.html

娇软美人全文阅读地址:https://www.xinremenxs.com/59905/

娇软美人txt下载地址:https://www.xinremenxs.com/txtxz/59905.html

娇软美人手机阅读:https://m.xinremenxs.com/59905/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死别)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

喜欢《娇软美人》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www.xinremenxs.com)

上一章:怜惜 娇软美人全文阅读列表 下一章:失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