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重铜花门》

返回书页

紧急情况:rmxsba.net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xinremenxs.com

第43章

作者:

多木木多

最新章节全文阅读txt下载
玉烟染 村里有只白骨精 东宫侍妾 鬼王宠妻:纨绔废柴妃 甜田有喜之我全家都黑化了 画堂春暖 废材七小姐:帝尊大人,轻点爱 一品农门妻 无欲女皇 步步莲华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二重铜花门 新热门小说网(www.xinremenxs.com)”查找最新章节!
    一晃眼,贞儿快及笄了。

    曹家这两年常常接贞儿过去住,一住就是十几天,不到李家催不会把人送回来。张宪薇一开始还着急,怕贞儿在那边让人欺负了,可每回贞儿回来都双眼明亮,不像在曹家受了委屈的样子。

    据贞儿说,她在曹家单独住一个院子,就挨着曹家大太太的院子后面。只是平常吃喝都是跟大太太一起,就这她的院子里也单配了一个小厨房和一个厨娘,为着她夜里吃夜宵或日常吃点心什么的。

    从去年,她在曹家就有了两个专配给她的婆子,都是三十多岁的人,一个姓刘,一个姓孙。刘婆子擅长针线女红,孙婆子这人温和,又爱说话。这两个人都特地到李家见过张宪薇,要不是不合适,她们都愿意跟着贞儿留在李家,直到出嫁一起再回曹家去。

    除了这两个婆子,她院子里的四个二等丫头和八个三等丫头都是从她头一次去曹家时就侍候她,日后她要是跟曹子学去任上的时候,这些人都会跟着她去。另外给她赶车的下人,院子里侍候的其他人也都是预备着日后跟着她一起走的。

    提前接触也比等嫁过去再认人强。这一点张宪薇很感激曹家,他们挺周到的。

    本来李家每年只做两次新衣,夏天一次,秋天一次。贞儿有张宪薇宠爱,自然是看到好布料就给她做,出了新样子也给她做。可自从定亲后,曹家每年都会给贞儿送衣服,每一季都有,每次两身。逢到过年和生辰还要加,有时曹家大太太给曹子学做的时候顺手也给她再添。

    除了衣服,还有首饰。

    李家并不算穷,但跟曹家这种积年富贵相比还是差太远了。

    李显不愿意让人说女儿是曹家在替他养,卯足了劲给贞儿东西。曹家只要给了,他一定再给一份,还要再加了几分。

    到现在全家一年花的钱中一多半都用在贞儿身上了。

    这些年下来,他也要尽力给贞儿攒嫁妆。各地的稀罕东西,借着兴隆记进货的时候从外地拿过来,只要能给贞儿用的都留下,暂时用不了的也先留着好当嫁妆。

    上次李显就对她说,打算把兴隆记拿来给贞儿当陪嫁。

    “老爷,这也太厚了!”不是张宪薇矫情,虽然她觉得就算把整个李家都给贞儿带走也应该,但这话从李显嘴里说出来可就太奇怪了。

    家里除了田庄上的田,只有两个店铺。兴隆记又是其中占大头的一个,每年送回来的银子就能抵得上两个升旺记。

    “这算什么?”李显这些年越来越显老了,现在他坐在灯下,揉着额头说话时看起来就特别像老人。“咱们俩就只有贞儿一个孩子,要不是不能把家产都给贞儿当陪嫁,连升旺记我都想给她。”

    她一开始觉得他这话夸张了,后来才慢慢看出来他说不定是说真的。因为除了兴隆记,他还打算给贞儿两百亩的良田,全都是李家最好的田。

    他这是打算把李家的一半都给贞儿当陪嫁了。

    等贞儿嫁出去,李家就只剩下一个升旺记和不到两百亩的良田,以及一些山坡地。

    是曹家太富贵,他想配得上曹家才这样?

    还是……他真的觉得给贞儿最好?

    张宪薇不知道哪个是李显的想法。

    自从朱锦儿去世后也过去四、五年了,这些年他对李克是越来越平淡。以前那种慈父般的循循善诱一点都看不到了,就连李华来他都能抱抱李华的儿子。可他对李克就像对一般人一样,该吩咐什么就吩咐,该骂就骂,该罚就罚,一点面子都不给。而且他这个二掌柜一当多年,再也没有向上走一步的意思。大掌柜牢牢霸着兴隆记的头把交椅,死活不下台。

    结果这样一来,李克倒变得没那么讨人嫌了。

    现在也会对张宪薇恭敬了,出门回来都知道先来这边打招呼。在外面也很少听见他又做了什么错事,但是好像也没有人再拿他当李家大少爷了。

    赵氏倒是一直跟赵家来往着,她已经生了第二个儿子,跟记忆里的不同,这个孩子被赵氏放到张宪薇这边来养,倒是跟她很亲热。

    赵氏对赵氏算不上多热情,但大面上还是过得去的。毕竟赵家里还有她一个弟弟,按说赵家日后交还是要交到他们这一房手里。不过现在赵家老太爷还没发话,于是赵家大房和二房之间天天吵来吵去。

    赵氏是大房的大姑娘,这门亲事本来是赵家大太太心疼姑娘,所以特地将她低嫁,想着占个里面的实惠,外面的面子可以等一等。跟赵家比,李家算是有钱的,张宪薇又是张家的,现在又攀上了曹家这门亲事。

    不管从哪头看,赵氏这门亲结的都不亏。她又生了两个儿子,所以偶尔就回娘家替大房撑腰。

    结果她那个二婶当年来过李家,每次都拿李克来嘲笑赵氏。

    赵氏恨她恨得牙根痒痒。转过头来更加对贞儿好,对张宪薇孝顺。她除了有两个儿子,想在李家站住脚就要巴紧张宪薇的大腿,更要巴结好将要嫁进曹家的贞儿。

    贞儿及笄前,已经在成亲后搬回渑城的李南带着妻子回来了。他两年前成了亲,到现在还没有孩子,不过这个男孩一如十年前刚到李家时那么天真懵懂,还是像个大孩子一样什么都听哥哥的,只跟着哥哥。就算成了亲也没变。

    李单成亲后不久就跟着曹子学到了苏州,几年下来只是每年过年前回来看一眼,偶尔把妻儿和弟弟一家接过去团聚。平常渑城的李家就交给他的妻子许氏打理。许氏为人爽快,心不藏奸。就算李单不在跟前也不曾怠慢过李南一家。

    在上头大嫂的照顾下,李南和他的妻子包氏只管翘着腿当二世祖,什么都不用操心。这对小夫妻也就越来越长不大。

    包氏嫁给李南时只有十五岁,现在也不过十七岁刚出头。她是李南在项城读书时,他的先生给他保的这个媒。包家人口简单,只是小富,而无大贵。包氏在娘家就是个单纯的小姑娘,当年张宪薇做为男方家人去相看时,一眼就相中了这个面庞圆润,体态丰满的小姑娘。

    事实证明她的眼光不错。上辈子李南娶的是一个乔家的姑娘,这辈子本来她也是想找那个乔家的。可左看右看都没发现身边有跟李南相配的乔家姑娘。倒是一眼看中了包氏,回来跟李单一说,他也不再看了,立刻拍板跟包家下聘。倒让她提了好一阵子的心。

    幸好,李南和包氏相处的很好。小夫妻站在那里,竟然像一个人似的,连脸上的笑都一模一样。

    这次他们赶在贞儿及笄前到燕城来,一是为了给贞儿添妆,二是为了看着贞儿出门。曹家已经定好了婚期,就在贞儿及笄后一个月。先在燕城拜堂,然后李单回来亲自把贞儿接到曹子学的任地去完婚。

    六月初六,贞儿及笄。

    李家当天宾客盈门。

    虽然只是一件小事,但曹家大太太亲自来了,曹家除了没成亲的曹子学外有五个儿子,三个出自曹家大太太的肚皮。除了曹家大奶奶留在家里看家外,剩下两个亲儿媳妇和两个庶出的儿媳妇都跟着来了。

    张宪薇也请了张家大太太,她的大伯母高氏。还有她的娘梁氏,跟着梁氏来的是张宪薇的六弟和六弟媳妇,全是嫡亲的。她的四妹妹没法来,让儿子和儿媳妇来了。

    高氏没带她的大儿媳妇,但是张宪明来了,一来就站在外面陪着李显一起接待客人,李克没在正堂,而是站在门外专门迎客。陪着李显和张宪明迎客的是李南。

    如果把燕城的世家排个座,官家里头一份是曹家。地主里张家不说排在前三位,至少前五位是跑不掉的。

    这样两家人都到了,客人来得多一些也不稀奇了。

    李显和张宪薇都算到了今天肯定来得人多,但没想到这么多。贞儿的屋里坐满了来拜房的小姑娘和其他家的女眷,她的屋里也坐着一堆。都在说让人替贞儿插簪的事。

    本来公推是曹大太太,可曹大太太说她今天只是客人,这个事还是应该由张宪薇来做。

    “哪个娘不疼女儿?”曹大太太呵呵笑道。

    张宪薇意思意思的客气了两句,替贞儿插簪的事她还真不想让给别人。

    等都准备好了,贞儿梳妆整齐的被人扶着出来,跪下后,张宪薇郑重的把一根五福簪给她簪在头上。

    之后她就像完成了什么大事一样,双眼含泪的扶贞儿:“快起来吧。”

    贞儿也是眼圈泛红,头一低,两滴泪掉在地上。

    旁边的女客们都说了一些吉祥话,什么宜室宜家,心灵手巧之类的。跟着就有人问起了跟曹家的亲事,正好曹家大太太在这里,一人一句的都打趣她。

    “这么好的姑娘,曹大太太可是捡着宝了!”

    “可不是?”曹大太太笑道,“早几年我就看着贞儿好,连忙给我的小五定下来,你们再眼馋也晚了!”

    一室欢笑。

    贞儿害羞,张宪薇让人先送她回去,一会儿中午吃饭时再让她出来给各位太太见礼。

    本来只是一个小小的及笄礼,却足足折腾了一天。等到客人都要走时,张宪薇把赵氏的娘留下来说了一会儿话,今天人多,没顾得上好好招待他们。本来也可以让赵家帮她招待,可曹家规矩大,看不上赵氏这个庶子媳妇,所以前头的事张宪明帮着张落了,后面的事除了张家的人,就是曹家的人,赵氏反倒只是当了一天的‘客人’。

    赵家大太太挺不好意思,本来是想来帮忙的,来了却白坐了一天。她面容尴尬,还有点不太高兴的意思。

    李家当初求娶赵氏时,说得天花乱坠。谁能想得到赵氏刚进门不到半年,张宪薇就有了身孕,跟着就生下了贞儿——虽然贞儿是女孩,落地时赵家确实松了一口气。

    可自从贞儿出生后,赵家大太太也是眼睁睁看着赵氏在李家矮了一头。上面有个婆婆还好说,侍候婆婆是应当的。平辈里有个小姑也好说,反正新媳妇都要侍候小姑子。可这个小姑是嫡出的,赵氏却偏偏嫁了个庶出的,旁边还有一个姨娘上蹿下跳。

    赵大太太悔得肠子都青了。跟着赵氏进门几年没有消息,连着又是纳妾、妾又死了,跟着守孝,孝刚守完又闹出个外室,女儿又差点被休。她就算有心跟李家一别苗头,可是这么多事接连下来后,连她自己都没那个心力了。最后只能安慰自己,反正李家这个是姑娘,出了门赵氏就不用被她压在头顶上了。

    后来更因为贞儿跟曹家定亲了,她在赵家也能缓口气,开始觉得有贞儿也不错时,又在今天让曹家人打了脸。

    曹家站住了理,她一点办法都没有。本来今天是想跟李家,特别是想跟张宪薇套套关系的,结果这么一来反倒让她心里不好受了。越来越后悔把女儿嫁给李克。

    可惜,后悔也晚了。

    张宪薇亲自把赵家大太太送到大门外,看着她坐上车才回来。赵氏扶着她,心里感激。她看得出来今天娘受委屈了,也生她的气了,可是日子是她在过,娘家人再生气,她也不能为了给她们出气就跟张宪薇生气。

    相反,她反而觉得赵大太太不够体谅她。

    当初把她嫁到李家来的可是她!现在苦都是她吃了,好不容易日子好过点了,她们来受了点委屈就不愿意了?那她天天在李家不是要上吊了?

    赵氏想着就眼睛发酸,张宪薇本来累了一天,但心里高兴。赵家大太太只能算是一个小问题,看到赵氏这样,于是把她带回去又劝了两句才让她走。

    良缘送走赵氏回来说:“大奶奶也真难。”

    她闭着眼睛养神,闻言只是嗯了一声。赵氏是难,可她有两个儿子,就这比她就强了百倍不止。何况谁的日子不难过?都觉得自己难了难道就不过了?再难也要过下去,时候长了就不觉得难了。

    就像她,现在贞儿也及笄了,还办得这么风光。李显要把兴隆记给贞儿当陪嫁,曹家对贞儿很看重。这全都是好事!

    她只想着这些好事就觉得以前遭的罪都被轻风吹啊吹的不见影子了。

    现在这么好,她还有什么不知足的呢?

    让人打来热水洗漱,李显回来了。张家走的早,他在外面清点今天收下的礼物,改日都要还回去的,不能轻了这家,薄了那家。

    他道:“今天累坏了,咱们早点歇着吧。”转头让人给他拿洗脚水。

    他泡着脚,张宪薇去看一眼贞儿。她是大姑娘了,两年前就给她单独弄了个院子,不过平常还是多歇在她以前住的那个厢房里,今天及笄,她又赖在以前住的屋里不肯走了。

    贞儿屋里守夜的是柔萍。这个丫头当年买回来时就想着等她大了就放出去,可是前几日柔萍过来说不想离开贞儿,想跟着她出门。

    “我娘死后,我爹又再娶了一个。前年我托人回乡看他们,听说他们搬到外乡去了,只是没跟我提……”柔萍抹了把眼泪,这么多年她把攒下的钱都拿回了家。本来她被卖掉之前,家里还有一个弟弟。跟她一起被卖掉的妹妹不知道被人牙子卖到哪里去了,她一直打听不出来。后来弟弟得了大肚病胀死了,然后她娘又怀了孩子,生下来孩子死了,她娘也得了产褥跟着去了。她爹又娶了一个,跟着又生了两个孩子,就把她抛到一边了。

    她本来想着攒下钱让爹来赎她,可是爹和后娘总是来找她要钱,她也就攒不下多少东西。结果等上次她把钱都给他们之后,他们就这么搬走了。

    张宪薇还是挺看重柔萍的,这个姑娘心眼实在。

    从贞儿那边回去后,她跟李显说了这个丫头的事。本来一个小丫头轮不到李显操心,可他对贞儿屋里的人都格外关注,所以她才多说一句。

    果然李显听完就道:“既然这个丫头这么说,我记得她的年纪也不小了?干脆让她嫁给柳大的大儿子,回头一起让贞儿带走。”

    给贞儿带哪些人走也一直是他操心的事,这个丫头既得力又忠心,他当然想好好栓住她给贞儿使。

    “既然老爷这么说了,明天我就叫柳大家的进来。”张宪薇道。

    两人吹了灯,躺下睡觉。李显望着帐子顶突然说,“等单儿过来,我跟他商量一件事。”

    她疑惑的看他,是想托李单在曹家走关系?

    李显闭上眼睛长叹道:“……我想把南儿过继到你名下。”

    张宪薇一个打挺坐起来,震惊的看着他:“老爷……?”当年李南刚到李家时他不这么说,现在李南都在渑城安家落户了他才提这个?

    李单怎么可能会答应?

    “……南儿也大了,单儿也不必再担心咱们哄他弟弟。何况渑城李家归的是他,李南说到底连个安身的地方都没有。他在,自然能保李南一世安康。要是他突然有个三长两短,许氏已经有儿子了,到时她是向着自己儿子,还是向着小叔子?”

    李显淡然道,“李单要是真为李南好,这个事他一定会答应。”

    他握着张宪薇的手说:“……我本来想着,万一我走在你前头了,就让你把老大过继了。到时老大夫妻自然会孝顺你,侍候你的。”

    她晃了一下神,他接着说:“……可是老大不争气。现在看,还是南儿跟你和贞儿亲近,让他过继了,你和贞儿日后也有靠山,我就是先走一步也能安心了。”

    说完这些,李显又是长长一声叹,接着翻身睡去了。

    张宪薇慢慢躺下来,回味着他刚才的话。

    ……如果是当年,她要是走在他前面,那他当然会跟李克一家人好好过。如果他先走了,她还在,可她膝下无子无女,李克虽然是庶出,却已经掌握了李家大半的家产,除了名不正以外。

    她帮李克把这个名给正了,张家自然会帮她,因为她既没有孩子,也没有丈夫。张家帮她就是帮李克,这样李克不但名正了,位子也能坐稳了。

    他真是什么都算到了。

    可这一次什么都不一样了。

    张宪薇使劲闭上眼睛再睁开,眼前的是她的新人生,是她的新世界。她没有受人摆布,没有!

    窗外明月当空。

二重铜花门最新章节地址:https://www.xinremenxs.com/shu/180845.html

二重铜花门全文阅读地址:https://www.xinremenxs.com/180845/

二重铜花门txt下载地址:https://www.xinremenxs.com/txtxz/180845.html

二重铜花门手机阅读:https://m.xinremenxs.com/180845/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第43章)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

喜欢《二重铜花门》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www.xinremenxs.com)

上一章:第42章 二重铜花门全文阅读列表 下一章:最新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