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势锁婚:傅少的哑巴新妻》

返回书页

第312章 跟别的男人订终身,你是想气死我吗?

作者:

一湖深

最新章节全文阅读txt下载
宠妻入骨:神秘老公有点坏 闪婚娇嫩妻:小叔蜜蜜爱 帝少爆宠:娇妻霸上瘾(军少爆宠:娇妻吻上瘾) 时光和你都很美 受宠吧!神秘娇妻 第一宠婚:顾先生,别上瘾 嫡女贵凰:重生毒妃狠绝色 重生影后小军嫂 重生辣妻:席少,请节制 最强军婚:首长,求轻宠!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强势锁婚:傅少的哑巴新妻 新热门小说网(www.xinremenxs.com)”查找最新章节!
     一切都在她的计划中,现在的结果也在她的掌控中,可是接下来傅寒川的怒气……

     封轻扬沉『吟』了下,长长的吐了口气。

     到了车子那边,封轻扬正琢磨着要不要先闪人,傅寒川的冷眸扫过来,低沉道:“你开车。”

     他只说了三个字,但那压抑的嗓音,仿佛天上阴沉浓厚的云层那般吓人。

     封轻扬打开了车门上去,同时,傅寒川已经抱着苏湘坐在了后车座。他抱紧了她,好像生怕她再出事似的。

     封轻扬再看一眼,又叹了口气。

     只怕傅寒川自己都没想到,他会这样紧张苏湘,到了连放手都不肯的地步。

     暴雨滂沱,封轻扬不敢把车子开得太快,苏湘在车上就开始发起了高烧,『迷』『迷』糊糊的人都烧昏头了。

     她捉紧了傅寒川的衣服,冷得浑身打颤,傅寒川把车上的备用『毛』毯裹住了她都不管用。

     她『迷』『迷』糊糊的只一个劲儿的喊冷,不然就是说不想死,嘴唇都发紫了。

     傅寒川心疼极了,他有多心疼苏湘,看向封轻扬的目光就有多恼怒,封轻扬觉得自己的后脑勺头发要被他给瞪秃了。

     封轻扬把头缩得低低的,暗想苏湘这身体也太娇弱了吧,呛几口水就成这样了?她不是一直挺能的吗?

     可她哪里了解,苏湘这段时间经历了很多事,她一直紧绷着自己,到了现在,好不容易那些事都熬过去了,她放松了下来。

     人在精神紧张亢奋的时候,身体的全部机能都被调用起来,所以很多人往往都是事后大病一场。苏湘骤然的这么一惊吓,她承受不住。

     到了医院,医生紧急救治过后,下了诊断说是细菌感染了肺腑,要住院几日。

     在傅寒川急切又紧张又愤怒的目光下,医生交代结束,紧绷着全身的皮赶紧走了。

     医生一走,封轻扬就感觉到了傅寒川要杀人的目光,她脖子一缩,往病房门外走,做好了挨骂的准备。

     苏湘挂了点滴,病房里就她一个人。昏昏沉沉之际,就听到走廊外面谁在大声骂人,她眼皮动了动睁不开,隐约听到几句话,又不是很清晰。她很累,『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走廊里,封轻扬被傅寒川骂得跟孙子似的。

     “封轻扬,你怎么能拿人命当游戏!如果我没到呢,你是不是打算看她淹死了!”

     傅寒川能猜到封轻扬的用意,苏湘躲避了他好几日,她想出手打破他们的冷战。可他宁愿跟苏湘再磨上些日子,也绝不会拿苏湘的生命来开玩笑的。

     封轻扬这次下手太没轻没重了!

     想想他就后怕。

     封轻扬掏了掏耳朵,说道:“傅寒川,你吼完了没有。”她皱起了眉『毛』,“如果你不来,我肯定会下去救她。”

     她那一身装束,就是防止自己计算错误,万一傅寒川没有及时赶到,她自己就会跳下去救人,难道还能让自己手上染上人命吗?只是她没有想到苏湘会吓出病来。

     她道:“傅寒川,你冷静一点。虽然苏湘受了惊吓,还病的这样严重……”在傅寒川狠戾的目光下,她赶紧先承认错误,“是,这是我的失误。”

     话刚出口,傅寒川眯起眼:“失误?”

     “封小姐,我知道,你在你们封家为了那点权力争斗,你没少对你那两位兄弟下绊子。但苏湘不是你们家的人!”

     傅寒川跟封轻扬做朋友没事,对她的手段也清楚,但她动了苏湘,他就不能轻饶。他甚至想要封轻扬退出,别再参与进来了。

     他也知道,封轻扬这次出手算是轻的了,但她出手的目的,是为了她自己的利益。若他一直跟苏湘这么别扭下去,她会觉得这家工厂不会有什么好的前景。很多公司,都是因为创始人理念不同最后走向没落。

     这家工厂的建立,对他们三个人的意义不同。

     对封轻扬来说,她只是为了那三千万能够得到好的收益回报。

     对傅寒川来说,这家工厂有为平息舆论的作用,也是为了让苏湘改观。现在,平息舆论的作用已经起到了,封轻扬觉得,若苏湘不能跟他好,他就会甩手不干,到时候这家工厂就成了个烂摊子。

     封轻扬与他合作,甚至成为朋友,是她觉得他们是一样的人,为了目的可以不择手段,但他跟苏湘的事情,与工厂完全无关。

     封轻扬抿了下唇瓣,她知道她惹恼了傅寒川,但他的那句话也刺到她了。

     封轻扬也不高兴了起来,她道:“是,苏湘不是我的什么人。但我们合作这么久,你就只觉得我眼里只有利益权力?”

     “我佩服苏湘的处事为人,但我所在的环境跟她不同,我不可能成为她那样的人……”她顿了下,拂了一把遮在眼前的刘海,自嘲一笑,她跟他说这些做什么。

     她换了话题正『色』道:“傅寒川,你只顾着生气,可你刚才没有发现吗?”

     “她放下戒备后,就只依赖你。刚才她的那些反应,才是她内心的真实想法。”

     “我的计划虽然很烂,但效果是显而易见的。”

     “有时候,你温和的手段没用,就只能铤而走险。不『逼』一下,你怎么知道她到底怎么想的呢?”

     傅寒川蹙起了眉『毛』,刚才他只顾着着急生气,仔细一想,苏湘从上岸以后就紧紧的捉着他的衣服不肯放手。抱她上车时,也是因为她不肯放他才一直的抱着她。

     要知道,他每次抱苏湘都是不顾她的意愿硬来的,两个人的时候她都很抗拒,更不要说有外人在场。

     当时现场还有负责人跟封轻扬,若说她与负责人不熟悉的话,她可以依靠封轻扬,她们同是女人,封轻扬扶着她过去也可以。

     当然,他也可以想成苏湘意识到了她落水是封轻扬的精心策划,所以她不敢再靠近她。

     但不可否认的一点,苏湘一直喊着的是他的名字,没有一次是叫祁令扬的。

     想到这里,傅寒川的脸『色』稍缓,封轻扬看了他一眼,再看看空『荡』『荡』的走廊道:“没事了的话,我就回去了。”

     封轻扬低头看了下自己,虽然穿了雨衣,但当时那么大的雨,雨水从领口钻进去,此时也已经半湿了,黏在身上凉飕飕的。

     傅寒川瞧了她一眼,生气过后也就不再跟她计较了。但他嘴上不饶人,啐了一口道:“赶紧滚吧。”现在他也不想见到她。

     一会儿苏湘回过神来时,还以为封轻扬与他合谋了呢。傅寒川想到这个,又有点头疼。

     封轻扬对他的恶劣态度不以为意,走时,她对他眨了下眼睛道:“现在正是苏湘最脆弱的时候。你要能攻破她的心理防线,就不枉我做了回恶人,回头再帮我说几句好话。我可不想跟苏湘把关系闹僵了。”

     封轻扬与苏湘理念不一致,所以算不上是好朋友,只是简单的合作伙伴而已。若苏湘跟傅寒川好了,那两口子一致对外,那她岂不是赔了个底儿掉?

     其实,她也想过从傅寒川下手,『逼』苏湘一回,看看她什么反应的。只是傅寒川这个人太精明,她自认算计不过他。再者,她若失误把傅寒川弄倒了,万一傅氏出了问题,傅正南可能会借机顶上来。

     傅寒川好不容易走到这一步,她不能毁了他的心血让他回到解放前,这样不利于他们以后的合作。

     封轻扬转身间,心思已然百转千回。她摆了摆手,转身往出口走。

     脚步声在安静空『荡』的走廊显得格外突出,也显得单调,嗒嗒的只有她一个人。

     苏湘成为扶蕊慈善的负责人,媒体上宣扬了几天。可她的身份又不只是负责人那么简单,在外界来看,她还是祁令扬的未婚妻。

     傅寒川把人送到古华医院的时候就清空了半个楼层,又严令不得传出消息。所以他才敢在走廊上就对她大喊大叫。

     封轻扬微扯了下唇,感觉到身上的冷,搓了搓手臂。

     到了这个时候,她才放出自己的小心思。

     她想:她敢这样设计苏湘,除了她做好了应对以外,也是她自己亲身经历过了的。

     封家重男轻女,她又争强好胜,小时候她就『露』锋芒,与她家的那两位兄弟比高低。她胜了,家里长辈也只是不冷不热的说了个好,回头又赶忙安抚那两位兄弟。『奶』『奶』甚至上来就说:轻扬,你又不是男孩子,要那么好强做什么。

     长辈们面前,封轻扬没得到多少夸奖,背地里,那两位兄弟输得不甘心就暗算她。有一回,他们就放了一条狗追她,她掉到了游泳池。

     那时候她还没学会游泳,差点被淹死了,幸好一个佣人经过把她救了上来。

     她没什么事,也没生病,过了会儿等她冷静下来了,就决定要去学游泳。另外,两天后她把那条狗给卖了,弄了一盆猪血倒在那两兄弟的床上,对他们说,她宰了那条狗。

     那次把他们吓得都不轻,在她学游泳那段时间,他们都没敢再来招惹她。

     封轻扬低叹了口气又想,不管怎么说,苏湘不是她,也与她也无冤无仇的,她不该去吓她的。

     另一头,傅寒川等封轻扬走了,就转身进了病房。

     苏湘正在昏睡,小脸一片不正常的晕红。她本就瘦弱,此时静静躺着,看上去更让人心疼。

     傅寒川拎了张椅子在床边坐下,将她的手握在掌心。她的手这样的小,好像一用力就能帮她的骨头捏碎。

     苏湘睡了一会儿,咳了两声把自己给咳醒了,她缓缓撑开眼皮,朦朦胧胧的看到眼前坐着一个人影。

     “傅寒川?”她的声音很虚弱,沙哑的声音一听就没什么力气。喉咙的灼烧感让她很不适,于是她皱了下眉。

     傅寒川见她醒了,连忙倒了杯温水喂她。

     苏湘喝了两口,侧头看他:“你刚才跟谁吵架?”

     傅寒川就把封轻扬做的事情给说了。哪怕他现在不说,苏湘一会儿回过神来自己也会想明白的,还不如对她坦白,免得她以为他跟封轻扬同流合污。

     “我已经骂过她了。”傅寒川最后说道。

     苏湘平躺着,目光对着雪白的天花板,她想,封轻扬设计她落水,是想看她的真实反应。

     而她那时脑子里一片空白,最直接的念头就是要活着。可她在沉下水底,被呛得以为自己就快死了的时候,也想过别的。

     那时候,她想的是什么呢?

     苏湘闭上眼,被子下的手指无意识的『摸』了下身下的床单。

     此时她已毫无睡意。

     傅寒川看她微微翕动的睫『毛』,知道她没睡,低声说道:“苏湘,如果你不想睡的话,我想跟你谈谈。”

     苏湘复又睁开眼来,她看了眼傅寒川,看到他严肃的表情。她微蹙了下眉『毛』,视线落在他湿润的衣服上。

     傅寒川把苏湘抱过来,自己一身湿透,还没来得及换衣服。他太紧张,时间一长都忘了这件事。

     苏湘沙哑的声音道:“你衣服湿了,先去换一下吧。”

     傅寒川低头看了一下自己,衣服上坠着的水珠都流淌干净了,只是贴在身上湿漉漉的。黄泥水将西服的颜『色』染得半黄,污迹斑斑。

     他这样子在这里与她谈话确实不合适。

     “那好,你先等休息一会儿,我等下再过来。”

     傅寒川起身,再给苏湘掖了下被子,将她捂得严严实实的才离开。

     封轻扬在医院附近的专卖店换了身衣服就重新回到了医院,只不过她是等着傅寒川离开了才出来的。

     要是道歉的话,还是亲自道歉比较真诚。

     她推开病房的门,苏湘听到脚步声睁开眼来,看到封轻扬微讶了下,傅寒川说她已经离开了的。

     随即,苏湘的目光又冷了下来。对于一个故意推她落水的人,她实在摆不出什么好脸『色』。

     封轻扬看她冰冷的脸『色』也不在意,走上前,将新买的一束花放在床头柜上。另外,她手里还拎着一只mu的袋子,也一起放在了柜子上。

     东西原本放在工地临时办公室里,她让那边的人帮她送过来的。

     傅寒川之前被她设计去mu,说顺路帮她取个东西,其实这东西也是为了事后道歉准备的。

     她在mu预订了一整套女人装,傅寒川以为是她的衣物也就没看。

     在封轻扬的计划里,苏湘被救上来以后,肯定会回过味来的,她也需要换一套干燥的衣服。所以她拿出一套属于苏湘尺码的衣服就不属于不打自招了。

     这是封轻扬准备作为他们和好的礼物,也是对苏湘赔礼道歉,这样她拿苏湘下手的罪恶感也可减轻些,苏湘就不至于那么记恨她了。

     事情虽然失去了控制,但结果是一样的。

     封轻扬坐下来,往那只袋子抬了下下巴道:“给你赔礼道歉的。”

     mu是着名服装设计师开的,整件套装价值不低于一套首饰。

     苏湘幽冷的视线盯着她道:“你觉得,人命跟一套衣服的价值一样?”

     封轻扬抚了抚眉『毛』,她跟苏湘的价值观不太一样,所以在这个问题上,没什么好讨论的。不过她还是先认了错,随后道:“苏湘,在你命悬一线的时候,你心里想的是什么?”

     “你在那一刻,最想见的人是谁,你有想过吗?”

     苏湘的目光幽深起来,眉头紧蹙。封轻扬看了看她,微微一笑道:“苏湘,虽然我这方法错误了,但我的目的不是要害你。你这么聪明,肯定也是知道了的。”

     “你再好好想一想,女人的这一生,真正爱过能有几回?”

     封轻扬没多少话要与苏湘说,道歉了,也点到为止了,接下来就看苏湘的意思了。

     傅寒川一身泥水,不是简单换了套衣服就算了的。他在附近的酒店洗了个热水澡,换上了干净的衣服再过来,那时封轻扬已经离开了。

     重新回到病房,苏湘闭着眼睛,呼吸平稳,似乎睡着了。但傅寒川知道她并没有,只是在逃避与他接下来的谈话。

     他看了眼床头柜上的东西,看到那只熟悉的纸袋的时候,他就知道封轻扬来过了。

     傅寒川倒了杯热水,坐下来道:“苏湘,危险过后,你就缩回去当缩头乌龟了吗?”

     他吹了口热气,轻啜了一口白开水,叠起了长腿显得悠闲。

     开水寡淡无味,但是那一股暖暖的热流注入体内,一直到四肢百骸,他现在可以好好与她谈一谈了。

     从事发到现在,他连口热水都没赶得上喝,心心念念都是她的安危。所以,他是不会让她再缩回到壳子里去的。

     封轻扬铤而走险,他也不能辜负了她的心意。至于苏湘,他也不能让她稀里糊涂的过去了,白吃这番苦头。

     说得难听一点,就是让苏湘在生死存亡的时候,看清楚她的心。

     苏湘睁开眼来,空气里弥漫着淡淡的花香,眼前的人又是西装笔挺,一副精明锐利的样子。

     苏湘的喉咙上下翻滚了下,她道:“谢谢。”

     谢谢?

     就这么没了?

     傅寒川一愣,眼眸更紧的盯着她,他要的不是这两个字。

     他将水杯搁回床头柜上,咚的一声发出好大声响,水杯里的水晃动起来,泼洒了一些在外面,沿着桌面滴滴答答落在地上。

     傅寒川没管那个,他现在恨不得抓起那个女人用力摇晃她几下,看她还嘴硬不。

     可她那么脆弱,他怎么舍得?

     傅寒川气势汹汹的起身坐在了病床边,身体倏地往下倾,上半个身体笼罩在了苏湘的上方。

     苏湘看着上方那张黑透了的脸,瞳孔瑟缩了下。她感觉得到他的怒气,又看到他黑沉的眼眸中烈火降了下来。

     傅寒川的眸光放软,唇角一扯微勾,看上去十分邪魅。他道:“苏湘,你是属乌龟的,还是上辈子就是只乌龟?”

     苏湘喉头一梗,她都成这幅样子了,他还有心损她?

     但她也听出他话里的意思,所以索『性』抿紧了嘴唇偏过头去。

     外面还在下雨,只是没有那么大了,灰『色』的天空像是落下了无数根银针。

     病房里静悄悄的,傅寒川近距离的看着那张绯红的脸,不知道她是发烧未退的缘故,还是她在紧张。

     她的侧脸线条柔美,鼻子挺翘,下巴微尖,但不是女明星整出来的那种锥子下巴,所以看上去非常的自然。

     那副长睫『毛』从这个角度看就更加明显了,像是黑鸦的羽『毛』扇,浓密纤长还带着一点翘弧度。

     她长得不是很像沈烟,但是沈烟把她最漂亮的一双眼睛传给了她,一样的勾魂摄魄。难怪苏明东死也要沈烟作伴。

     傅寒川忽然开口道:“苏湘,如果有一天我要死了,我一定也拉着你陪我,绝不把你留给别人。”

     苏湘一怔,回过头来瞪他:“傅寒川,你有病!”

     正常人哪会轻易说死,死是一个非常不吉利的词,正常人都避讳,都希望自己健健康康,平平安安的,最好长生不老,谁嘴里诅咒自己的。

     傅寒川被骂了却没拉下脸,反而笑了起来。他抬起一条胳膊,手指戳了戳苏湘的嘴唇道:“你是不是舍不得我死?”

     苏湘索『性』抿住了嘴唇不搭理他了。

     傅寒川却自顾自的说了下去道:“刚才我们已经经历过了一番生死。我问你,你刚才害怕的时候,你想的是谁?”

     “如果你要死了,你希望谁陪着你?”

     苏湘这回闭上了眼睛,嫣红的嘴唇抿的更紧了。

     傅寒川笑了笑,反正他已经把她当成了缩头乌龟,他会把她的脑袋一点点揪出来的。

     他继续慢悠悠的道:“别的男人,如果自己要死了,可能会对自己的女人说,哭个几天把悲伤都发泄完毕了,然后忘记自己,再寻个对她好的男人嫁了。”

     “我刚才想了想,我好像受不了这样。可我还活的好好的,你就要跟别的男人订终身,你是想气死我吗?”

     他一边说,手指一边轻点着她的脑袋,仿佛要把那些话敲进她的脑袋里去的。

     被单下,苏湘一下一下的抠着床单,傅寒川的胡言『乱』语让她忍无可忍,她睁开眼,瞪着上方的男人,一把拨开他的手指咬牙道:“傅寒川——”

     傅寒川一笑,漆黑的眼仿佛撒了一把星子,点点闪烁,他道:“不逃避了?”

     他『摸』了下苏湘漂亮的眼角,看她像是只炸了『毛』的猫。

    

强势锁婚:傅少的哑巴新妻最新章节地址:https://www.xinremenxs.com/shu/12939.html

强势锁婚:傅少的哑巴新妻全文阅读地址:https://www.xinremenxs.com/12939/

强势锁婚:傅少的哑巴新妻txt下载地址:https://www.xinremenxs.com/txtxz/12939.html

强势锁婚:傅少的哑巴新妻手机阅读:https://m.xinremenxs.com/12939/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第312章 跟别的男人订终身,你是想气死我吗?)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

喜欢《强势锁婚:傅少的哑巴新妻》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www.xinremenxs.com)

上一章:第311章 是不是她先消失一下比较好? 强势锁婚:傅少的哑巴新妻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第313章 我爱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