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零之悍妇当家》

返回书页

冷硬的男人

作者:

桃花露

最新章节全文阅读txt下载
重生八零年:兵王的异能媳妇 听说我很穷 重回六零年:娇妻的奋斗生涯 快穿:我只想种田 病态宠爱 军少花式宠妻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 甜蜜婚令:陆少的医神娇妻 七零之悍妇当家 1号婚令:早安,大总裁!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七零之悍妇当家 新热门小说网(https://www.xinremenxs.com)”查找最新章节!
    于抗日愣了一下, 随即慌忙摆手, “韩局, 别, 千万别开玩笑。”

    韩青松目光凛凛, “我从不开玩笑。”

    于抗日看韩青松是认真的, 急了, 蹭得站起来,拍桌子,“韩局长, 你这样也太武断。”

    “你不就想让我来?有话便说,过期不候。”韩青松脊背笔挺地坐在于抗日对面,面色冷肃得没有一点温度。

    于抗日表情犹豫了一下, 似是拿不定主意承认还是否认。最终, 他嘴唇喏喏道:“你、你怎么知道的。”

    韩青松:“第一你看起来不像脱离群众的干部。第二你看起来不像控制社员的干部。第三你看起来不像真谄媚的干部。”他缓缓站起来,淡淡道:“你们吃够返销粮, 想要口粮。”

    于抗日扑通坐在凳子上, “韩局果然厉害。”

    他抬起枯树皮一样的双手搓了搓有些麻木的脸, “我们这样不过分吧?一辈子在黄土地里刨食儿, 从早忙到黑儿, 年头忙得尾儿。就算给地主交租, 也还有个余粮勉强糊口填肚子呢。”

    韩青松没说话,只是沉默地看着他。

    于抗日继续道:“十来年前俺们村一直把所有粮食都交上去,然后申请返销粮。说是交公粮卖余粮多, 返销粮就多, 可返销粮能申请多少是公社说了算。价格比俺们交公粮卖余粮要贵啊!俺们……俺们干嘛要把好不容易种出来的粮食都交上去,再多花钱买回来?年年都要多花钱买自己的粮食,俺们哪里有钱买啊?”

    他两只枯瘦的手猛得拍在自己的头上,抱着头蹲在地上呜呜地哭,“这十来年,俺们村人口越来越少,男人娶不到媳妇儿,没人肯嫁过来啊!这么些年,村里的孩子也越来越少,这几年都没有新生的孩子……人家都搞大队副业,都还有点余粮,俺们大队……口粮都没有啊!老人孩子饿得皮包骨头,七尺高的汉子饿得直不起腰,好好的人饿得骨头都糠了啊,哪里还干得动活?不干活儿,又摊上懒汉村的恶名,公社有啥好事都轮不到俺们,要抓反面典型就把俺们推出去,结果救济粮也不给……我……我……”

    他泣不成声,“俺们……活不下去了啊……说好的农民是无产阶级最可靠的同盟军,说好的农村包围城市,咋的……咋的俺们就盼不出头了啊!”

    于抗日泪眼婆娑地仰望着眼前高大冷峻的男人,那么强壮那么冷硬,如同一把出鞘的利剑,有人说他能还小于家村一个公道,能吗?

    他听了自己的话并不动容,他依然那么冷酷无情的模样,他眼里没有被感动的泪光,他脸上也没有怜悯的表情,他是铁石心肠的吗?

    韩青松:“你们把粮食藏到哪里?”

    于抗日:“废弃的防空洞里。俺们听说公社粮管所被人抢了,就寻思……假装被人偷了,把……把这批粮食留下来当口粮分给大家。但是不交公粮,公社不让,就……想这么个办法。”

    韩青松:“哄抢粮管所,枪毙!盗窃公粮,枪毙!你懂。”

    于抗日点点头:“懂。”他死死地咬着后槽牙,两边的咬肌都凶狠地凸出来,“只要能给俺们口粮,枪毙我于抗日认了!”

    韩青松便不再说什么,也没让他把粮食拿出来,反而出去吩咐罗海成道:“你带人守在这里,我明日再来。”

    在韩青松要求单独谈话的时候,罗海成已经把这里戒严,所有人都清场,他自己也听不到屋里说什么。他知道事态严重,点点头,“好,韩局放心。”

    韩青松让他守在这里,两层意思,既不许谁从这里带走一个人,也不许这里一个人逃走。

    罗海成吩咐一个公安:“去大王庄把青云他们都召回来。”

    那公安也觉得形势有点紧张,立刻去了。

    韩青松径直出去找林岚,这时候于苦菜追着他,却不敢靠近,她觉得这个公安好吓人。

    “……我爹……”

    韩青松:“没事。”他大步走了。

    林岚正和王干事以及村里的妇女主任兼宣传员聊天,打探一下消息。她真的很难相信隔着这么近的两个公社,差别居然这么大。他们村里,有娶不到媳妇儿的人家居然让堂兄妹结为夫妻,结果生的孩子没有一个活下来的。

    她看到韩青松过来,立刻跟他们告辞。

    “三哥,咱们回去吗?”

    韩青松点点头,骑车带她先去公社。

    武装部长谭兆民晌午就跑了,治保主任在韩青松留于抗日说话以及之后的安排来看,也嗅到了什么苗头,赶紧也悄悄溜回公社找谭兆祥。

    林岚就收拾一下,背着自己的书包挎着布兜,坐上他的自行车后座。

    路上,林岚道:“三哥,前两天听你们说有人抢粮食,我还纳闷呢。现在也不是吃不起饭的时候,为什么还有人抢粮食?今日来这里看了看,我明白了。他们现在还把口粮当余粮卖给公社,没有粮食只能吃返销粮。大队拿到的返销粮不及口粮的一半,他们……不够吃的。”

    关于返销粮林岚也不陌生,他们大队也吃过的。尤其三年困难期,大队把所有的粮食交给政府统一分配,全国支援保证部队、城市的粮食供应。最后再划拨一批返销到农村,给种庄稼的农民吃。

    很多社员们不理解又憎恨,觉得种粮食的老百姓没有粮食吃,所以他们羡慕又痛恨城里人吃商品粮。因为不管什么时候,城里人总是每个月有粮食可以吃的。然后,他们进而仇恨公社干部,在他们看来,大队干部和公社干部就是他们的天,就是决定他们有饭吃还是没饭吃的天。

    当初因为不分口粮,很多地方都闹过,饿得不行的社员们去抢粮食、偷粮食,被枪毙的也不在少数。

    后来,经济开始恢复,社员们继续分口粮,返销粮也成为政府接济贫困的一种方式。哪里知道现在居然还有这种情况啊。

    林岚心里压着石头一样沉甸甸的,书包里的蓝宝石都不能让她心情愉快。

    她抓着韩青松的衣摆,“三哥,粮食的事儿你能管不?”

    韩青松:“粮食归革委会管,我只负责抓人、枪毙。”

    这时候公社有枪毙犯罪分子的权力,一旦核实是罪大恶极坏分子,甚至不需要上报可以直接枪毙,而哄抢盗窃公粮,便是严重的反/革命罪。韩青松没说给她听的是,于抗日把粮食藏起来,其实就是等着他来管这个事儿。想必于抗日之前已经想尽办法都没用,这一次就想用这个办法引起他的注意,让他办这个案子。

    林岚:“看看谭兆祥那养尊处优的样子,再看看咱们公社,我都觉得杨士高还不坏呢。再这么比起来,以前贾主任不知道多好呢。”林岚觉得山水公社以前的贾主任人挺好的,虽然不热衷下乡,但是也不会不懂装懂对大队生产瞎指挥,反而是好事。

    当然这不是说杨士高就好,只能说明山水公社的风气不错,杨副主任想作妖也没作起来,而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韩青松在。

    韩青松犹豫了一下,道:“贾主任是高卫东的人。”

    林岚愣了一下,他这是跟她说大事呢?“那杨士高就是李……?”

    韩青松嗯了一声。

    林岚轻哼一声,“我是不懂,不过我好奇,他们都多少年怎么还不挪动一下,还赖在咱们县里。”革委会升职的门道她也不懂,反正自从成立革委会以后,感觉一切就乱套也没个固定的章程。

    韩青松也没说,很快到了公社。

    这时候已经到了下班时间,整个公社大院只有曹光荣和邱爱华几个在说话。

    见韩青松过来,邱爱华忙道:“韩局,要不要去找我们主任?”

    韩青松:“不必,我们这就回去。”

    曹光荣赶紧告辞,跟着他们一起回去,出来一天他没去村里,反而留在公社,倒是轻松得很。

    路上林岚不说话,韩青松自然不说话,曹光荣看他们面色严肃也不敢多问,总觉得有点压抑。

    回到山水公社,天差不多黑了。

    他们进了大院,就看到办公室一个个都亮着电灯没下班呢,连杨副主任和于馨都没提前下班。

    院子里停着两辆军绿色的侉子警车,一看就是县公安局的配置。

    孙卓文看到韩青松回来,赶紧跑过来,激动道:“韩局,高、高局等你半天了。”

    韩青松一听,对林岚道:“回家了。”说着就要直接骑车离开。

    谁知道高卫东一直留意着呢,他之前给青石公社打电话,那边说韩局已经回来,他估摸着差不多。这会儿听人说韩青松回来,他大步走出办公室,朗朗笑道:“韩局。”

    韩青松见走不掉,握了握林岚的手臂,“先去忙,等会我叫你。”他自然不会让她一个人走夜路回家。

    高卫东已经走过来,林岚赶紧跟他问好,让他们说话,她先去宣传部。

    高卫东看了看,杨副主任探头探脑的,去办公室说话不合适,就示意韩青松在大院后面走走。

    走了几步,韩青松不主动开口,似乎只要高卫东不开口那就一直走下去也无所谓的样子。

    高卫东笑了笑,“去青石公社了吧。”

    韩青松点点头。

    “他们公社其实查都不用查,明面的事儿。”就是不分口粮闹的,只是一直没人管而已。

    时至今日,哪里还有人甘愿把所有粮食包括口粮都交上去?再好的觉悟,再大的口号也填不饱肚子啊。

    韩青松依然不接话。

    高卫东一时间有点语塞,两个大老爷们就在夏日的夜风里溜达,谁也没开口说话。

    最终还是高卫东没忍住,“韩局,打算怎么处理这案子?”

    韩青松:“公事公办。”

    高卫东笑了笑,“的确应该如此。县革委会也关注呢,直接把哄抢盗窃公粮的反/革命份子枪毙示众。杀一儆百,看谁还敢如此。”

    韩青松扭头看他一眼,“你来,李旷久知道吗?”

    高卫东脚步停了一下,随即又跟上,笑道:“我又不是他的下属,出行不必跟他汇报。”有杨士高在那李旷久还能不知道?估计在家里恨得咬牙根呢。

    韩青松不想再跟他走,顿住脚步,淡淡道:“最该枪毙的不是那几个社员,枪毙他们于事无补。”

    杀一儆百只能警百,管不了成千上万,老祖宗说过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百之外的,就需要靠别的手段来解决。

    高卫东神色一凛,“韩局,三思而后行,谭兆祥不能杀。”

    韩青松看他那神情,就知道谭兆祥执行的不过是上头的决策罢了,他问:“为什么青石公社的政策特殊?”

    高卫东:“……这个,得问革委会。”

    韩青松:“我明天去问。”

    沉默了一瞬,高卫东:“于抗日必须要杀。”

    韩青松:“案子没摊开,谁也不能杀他。”

    “不杀他,人心不安。”

    “谁不安?”韩青松问。

    高卫东以为他是大老粗没什么文化,不懂这里面的弯弯绕,有选择地道:“青石公社以后不好开展工作。”

    私藏公粮,不管出于为社员考虑还是私利,反正就是私藏。这是既定罪行,就可以杀一儆百。如果于抗日对抗公社成功,以后有没有别的大队干部有样学样?要这样,那公社干部还怎么服众?

    韩青松:“公社不是为人民服务?”

    高卫东:“……”居然无言以对。

    韩青松:“公社干部是不是来自人民?公社干部拿的工资和粮票是不是社员劳动所得?”

    高卫东:他娘的谁再跟我说这个大老粗没文化不懂这些事儿老子跟谁急。

    韩青松:“谭兆祥明知道辖区百姓生活艰难,为什么不报?革委会是不知道,还是故作不知?为什么?”

    高卫东:“……”我为什么要来自取其辱?这个谭兆祥不是我的人!

    “反正你不能杀他。”高卫东无奈道,“我为你好。”

    要是韩青松杀了一个公社革委会主任,以后谁还敢来这里当主任?

    韩青松依然不动声色,高卫东根本看不清他的真实想法。

    高卫东觉得自己犯蠢了,居然被韩青松给带沟里,他决定闭嘴,反正自己话带到就行。

    “我给你带来一辆侉子,以后出门也方便点。”一个县副局,天天骑个破自行车晃悠,给县里丢人,同为副局的他有点看不过眼,帮他申请了。

    韩青松倒是没推辞,这算县公安局给自己的配备,公车,“柴油管的吧。”

    高卫东:“……管。”总有那么点咬牙切齿的味道。

    他跟韩青松告辞,转身之际,“韩局,为了太平啊。”

    韩青松没说话,也不去送他,反而在那一溜皂荚树底的石头上坐下。

    林岚在宣传部等了半天,看着高卫东回来却不见韩青松,她就走出来招呼。

    “高局。”

    高卫东朝她笑了笑,指了指后面,林岚就懂了。

    高卫东:“林干事,告辞啦。”

    跟他一起来的公安立刻跑过来发动侉子。

    高卫东指示另一辆留给韩青松,他们三人坐一辆回县里。

    杨副主任也出来送,却很矜持,并没有送到院门口去。

    等高卫东一走,杨副主任赶紧下班,其他人也都陆续离去。

    公社大院这时候没有宿舍,所以职工都是下班就走,只有两个人留下巡逻看大门。

    这时候天色已晚,林岚就把包放摩托车里,然后去找韩青松回家。

    她知道面对这种情况,他肯定顶着很大的压力,可能想静静那个小妖精。她可不想放他一个人想别的妖艳贱货!虽然不确定他这样的人会不会像普通人那样胡思乱想。

    “三哥~~”她像唤小猫儿一样叫他。

    “这里。”

    韩青松的声音从前面树影里传来。

    大院里本来就没有路灯,这时候天已经黑透,月亮隐在云彩里晦暗不明,周围都影影绰绰的,她还是看到他的身影,他陷在浓黑的树影里,身影比黑夜更黑。

    她循声走过去,“三哥,回家吧?”

    韩青松嗯了一声,却坐在那里没起来。

    林岚笑了笑,弯腰凑近他,伸手去摸他的脸,却被他准确地捉住了手。

    “三哥。”林岚轻声唤他。

    “要是,我不做局长……”韩青松顿了顿。

    “哈哈,太好了!”林岚不但没有失望紧张,反而笑起来。

    韩青松:……

    林岚另一只手扶着他的肩头,欢喜道:“不当好啊,咱们这就去挖矿!毫无压力!”

    韩青松:…………原本心里的那一点阴霾突然就被大风给吹散了。周围的虫鸣在一瞬间都清楚起来。

    他忍不住笑了笑。

    林岚:哎呀,我三哥笑了,可惜我看不清!

    “那就去不了县里。”他觉得她很想搬去县里住。

    林岚不以为意:“这有什么啊,你不当局长,咱们也能靠自己去县里。”还有我呢!

    她带笑的声音在夏日燥热的夜风里格外动听,如同省城清凉的泉水一样漫过脚踝涌上心头,让人心里爽爽的,痒痒的。他抬手扣住她的脑勺,将她压向自己,在黑暗中准确地吻住她。

    风吹散了乌云,被遮住的月亮露出来,清透而明亮,在周围洒下一地清辉。

    他意犹未尽地放开她,鼻端是她身上清幽的淡香,眼中她光洁的脸在月光里格外动人,他忍不住捧着她的脸再一次亲上去。

    过了一会儿,他抱着她起身,“回家。”

    韩青松把她抱过去放在侉子的车斗里,骑上摩托,打火启动,回家。

    坐在侉子的斗里挺颠簸的,林岚统统忽视只留兴奋,“韩局长,我咋觉得我才是领导,你是警卫员呢。”

    韩青松:“我是你警卫员。”

    林岚:“三哥,要不我给你当秘书兼司机啊,嘿嘿。”

    韩青松:“等白天教你。”

    “三哥,我咋觉得咱俩有点像鬼子呢……”抗战片里,总能看到几个鬼子,脑袋上呼扇个门帘子,开着这种侉子哇哇叫着送上门给主角揍。

    韩青松:“…………最早产自德国。”

    “那不是法西斯?更气人,没好了。”

    韩青松:“……咱们国产的。”

    “真的吗?太棒了,我爱祖国,我要去为祖国挖矿!”

    韩青松:……我媳妇儿再也不能忘记那座蓝火石山了。

    虽然他还是话少,林岚却知道他心情好起来,不枉自己逗他。

    等他们到家已经快九点,孩子们吃过饭洗漱好都在炕上听收音机看书呢。

    听到外面传来发动机的声音,大旺立刻拎马灯去开门,看到韩青松开着侉子警车回来,他眼睛都亮了,赶紧把门槛提起来,让韩青松把侉子开进来。

    韩青松停车熄火,长腿一迈下了车。因为空间狭窄,车门不方便开,林岚就想爬出去。韩青松刚要绕过去抱她出来,大旺手臂一伸,就把她提溜出来放在地上。

    气氛有一瞬间凝固,大旺注意力还在侉子上,并没留意。

    他有点跃跃欲试,想出去骑一圈。

    韩青松:“晚了。”

    晚了就是不许开的意思。

    大旺点点头,没开,却骑上去试试。

    林岚这才赶紧拉着韩青松进屋去,麦穗、二旺和小旺都跑出来。

    “娘,吃饭了吗?”

    林岚:“没呢,可给我饿坏了。”

    小旺兴奋地:“快,给爹娘摆饭!”他去拿筷子拿碗,麦穗和二旺就去掀锅,还热在锅里呢。

    夏天饭菜也不凉,凉了也不冷,都能吃。

    麦穗把几个形状别致的饼子端在桌上,“娘,你看。”

    林岚一看,“哎哟喂,这是小旺哥的杰作吧。”真不愧是感情丰富有艺术细胞的孩子,看这饼子做的,一个心型,上面还用红豆点了眼睛,用西红柿皮粘了嘴巴。还有五角星的,梅花状的,还有一只小兔子,另外一只是啥,看不出来。

    估计是老虎。

    小旺见娘认出来,很开心,“娘,你咋知道是我做的?”

    林岚摸摸他的脸,开心道:“这么可爱肯定是你做的啊,娘都不用猜就知道。棒棒的啊。”

    昨天的菜烀饼子,小旺肯定不满意,今天就做的格外好。

    小旺:“姐姐和二哥回来给我帮忙了。大哥挑水收拾菜园。小三哥去比赛,娘和爹上班。”

    一家人都有事情做,谁也不闲着。

    二旺还做的拍黄瓜,炖的酱茄子,大葱炒蛋,他总是能用最少的油做出很好吃的菜来。

    林岚一个劲地夸好吃,比平时都多吃了一块饼子,韩青松虽然不说话,也多吃了一些菜。

    见爹娘都爱吃,孩子们特别高兴,尤其是小旺。他觉得自己没给家里拖后腿,不能赚钱养家也可以帮助家里做饭,让他们回家就有饭吃。

    林岚吃饭的时候,小旺就哼哼自己的歌曲《爹娘不在我当家》:

    “太阳再见了,月儿走散了,星星太孤单? NO~NO~NO~……NO~NO~NO~ 我是小当家,里外一把抓,去借星星一盏盏,去借风儿吹啊吹,小鸟小鸟快快飞,快送爹娘把家回 ……”

    点头yes摇头NO这个他是知道的。

    第二日一早,林岚起来把家里所有现成的粗粮面粉都拿出来,高粱面、豆面、玉米面,掺在一起开始捏窝窝头。

    孩子们吓了一跳,麦穗:“娘,这是干嘛?”

    林岚就把小于家村于苦菜等孩子说给他们听,“可怜得呢,没饭吃。他们送娘蓝石头,娘送他们点粗粮窝窝头吃。”

    小旺一听还有孩子们没饭吃,一下子就着急起来,“娘,那我以后少吃点,你多送他们一点吧。”

    林岚笑了笑,“不用。就算帮别人,也要先管咱们自己吃饱,不能饿着自己去接济别人。把咱们吃不了的粗粮送给他们就好啦。”现在高粱和豆面她家基本不吃的,黄豆都是做豆浆和豆腐。

    小旺:“娘,那我不用总吃点心的,反正点心也不是非得吃的。我只吃饭菜就好。你把买点心的钱换成粮食送给他们吧。”

    孩子们都表示不需要吃零食和糖果,可以把钱省出来换粮食接济那些穷孩子。

    孩子们善良有同情心,林岚很高兴,但是她还是要提醒他们理智,不能同情心泛滥。没必要为了接济别人委屈自己,而且也要学会在帮助别人的时候保护自己。

    前世她没有结婚成家养娃的打算,经济比较宽裕,就经常对外捐助。不知道谁泄漏了她捐助的信息,微博和电话不断被轰炸,每天都有人要求她给这个捐款,给那个打款。甚至有人因为她捐助别人,不捐助自己而恼火,用恶毒的话来侮辱谩骂她。

七零之悍妇当家最新章节地址:https://www.xinremenxs.com/shu/101420.html

七零之悍妇当家全文阅读地址:https://www.xinremenxs.com/101420/

七零之悍妇当家txt下载地址:https://www.xinremenxs.com/txtxz/101420.html

七零之悍妇当家手机阅读:https://m.xinremenxs.com/101420/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冷硬的男人)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

喜欢《七零之悍妇当家》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www.xinremenxs.com)

上一章:审问、、看破 七零之悍妇当家全文阅读列表 下一章:不服来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