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元辅》

返回书页

第1222章 紧急磋商

作者:

云无风

最新章节全文阅读txt下载
穿越三国之山贼 混在三国当仙师 兵王无双 民国谍影 抗日之兵王传奇 赤色黎明 心里有个兵工厂 抢救大明朝 抗日之浩然正气 二战之我是蒋纬国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大明元辅 新热门小说网(https://www.xinremenxs.com)”查找最新章节!
    吴兑和梁梦龙几乎是同时抵达昭回靖恭坊的高务实状元第,两人虽然都是一头雾水,但也知道高务实这么大半夜派人把他们从床上叫醒请来此处,绝不会是突发奇想要和他们闲聊,这一定是有大事要事发生,而且多半还是急事。

    三人没在花厅会面,而是直接被请进了高务实的书房,大家都很默契的没有过多寒暄。

    高务实只说了一句:“深夜叨扰,甚是抱歉。”然后便把手里的密函一扬,叹道:“刚刚收到的急报,西宁丢了。”

    吴兑到底是老牌大司马出身,一看高务实手里的密函,便拧眉问道:“不是朝廷的军报?这是京华自己的密报?”梁梦龙也立刻朝那密函望去。

    高务实没有解释,只是点头道:“事涉京华。”然后便把密函递给吴兑,而梁梦龙也偏过头去一同查看。

    密函并不算长,两人很快看完,都是倒抽一口凉气,互相对视了一眼。

    吴兑沉吟着道:“曹某所言若皆属实,则此事当属永昌卫之罪,应该不会波及京华。”

    梁梦龙则道:“京华本事并无过错,但此事引发的后果却不堪设想。”

    吴兑闻言也接口道:“不错,这几年朝廷重心不在西北三边,三边军务以防御为主,如今西宁失陷,却不知要如何措置夺回。”

    梁梦龙思索着道:“郜文川手头可用之人不知是否足够……我总觉得陕西三边固守有余而克城不足,兵部说不定要出手帮他一把了。”

    他提到的郜文川,文川是其号,此人本名郜光先,字子孝,乃是时任三边总督,官职全称是总督陕西三边军务兵部尚书兼都察院左副都御史。

    换句话说,这位老兄在总督之中已经几乎做到巅峰,挂兵部尚书和左副都御史衔。他本是嘉靖三十八进士,当时在金榜中排名中游,没能留在京师,授上海县知县。后升任监察御史、大理寺少卿。擢右佥都御史、右副都御史,巡抚延绥。后改左副都御史,巡抚蓟州、辽州、保定,兼理边务。前年晋兵部右侍郎,总督三边军务,去年晋今衔。

    吴兑点头道:“郜文川若有需要,兵部肯定是要帮他的……”

    梁梦龙没有多说,但心里很明白。如果时任三边总督是个与“大家”无关的人,兵部现在是不必着急的,毕竟人家也没向朝廷报警求援,那这事就还是该督臣自己的差事,兵部犯不着这么积极主动。

    但郜光先不同,他是山西长治人,晋党出身的督臣,属于“自己人”里的重要边臣,该帮的忙就得早些准备一手。

    再说,张四维丁忧已经这么久了,万一到时候他回朝发现自己的重要属下因为兵部办事不力、支援不足而倒台了,这气不得撒到他梁梦龙头上来?

    其实连高务实都不知道他大舅还能不能回朝,因为在原历史中,张四维的父母是相继去世的,张四维本人因为受不了这重连续的打击,悲伤过度而自己也辞世而去了。不过梁梦龙又不能未卜先知,当然不知道这点,所以他担心张四维回朝会找他算账,这是很正常的想法。

    毕竟论起亲疏的话,晋党出身的郜光先反倒比他梁梦龙在张四维心里更重要呢。

    吴兑身为阁老,考虑的层次更高一些,他这时摇头道:“朝廷或者说兵部能给他的支援只怕也有限。”

    梁梦龙一时没能理解,反问道:“这是为何?咱们眼下没有其他大战,调动一两支精兵支援甘肃方面,这应该并不困难。”

    这里顺便说一句,陕西三边总督并不是只管陕西,这个职务有必要说一下(便于后文情节理解,而且我看了下,百度百科说得太简略了)。

    陕西三边总制,又称三边总督,与两广、宣大、蓟辽总督并称为明代常设四大总督。

    元朝灭亡后,蒙古各部退居草原,长期与明朝南北对峙,几乎与明朝统治相始终,两者形成了密切的政治、军事、经济关系。三边总制即是应对北边军事形势而产生的,并与陕西三边四镇的形成与建设相辅相成。

    明代所谓的“陕西”,其实在大多数时候,指的都是整个西北地区,包括了后世的甘肃、宁夏、陕西、青海及内蒙古的部分地区。

    为加强对该地区的军事防御,大明在此先后建立了四大军事重镇,即宁夏镇、甘肃镇、延绥镇、固原镇(陕西镇)。三边,即指其中宁夏、甘肃、延绥地区。最迟至明代中期,三边军镇已经设立并逐渐完善。

    据《明会典》记载:“弘治十年议遣重臣,总制陕西、甘肃、延绥、宁夏军务。十五年以后,或设或革。至嘉靖四年始定设。四镇兵马钱粮、一应军务从宜处置。镇巡以下悉听节制,军前不用命者,都指挥以下听以军法从事。”

    而关于陕西三边总制的初设时间,历来有多种说法,比较主流的一种说法是认为当早于弘治十年。具体而言,成化十年时,王越已有总制之名,统驭各路军马。

    时孛罗忽、满都鲁、自加思兰等常居河套地区,连年入寇陕西沿边一带:“成化初,毛里孩乩加思兰、孛罗忽、满都鲁继至、初犹去住不常。六年以后始为久居计,深入诸郡杀掠人畜,动辄数千百万,岁常四三入。边将拥兵坐视,或视其出而尾之,偶获所遗老弱,辄虚张以为斩获之数。甚者,杀吾民为虏级,皆冒为功,被升赏无笄,有败衄者,罪止降谪且多宥之。”

    正是由于此时边将多不用命,虏患由是日炽。而王越几次攻之,稍有所获。成化九年九月十二日,王越袭破“虏营”于红盐池。成化九年十月十一日,王越等获韦州之捷,夺还男女一千九百三十四口。

    宪宗欲从长计议,迫使“虏贼”不敢犯边,遂授予王越节制大权,以促其大成。然而在成化十年七月,王越因病势渐增而回京。

    弘治十年,蒙古人寇肃州之沙窝堡,巡抚甘肃都御史吴珉不能抵御,兵部乃议设总制官,遂令王越总制甘凉各路边务兼巡抚地方。不久即命甘肃、宁夏、延绥三边军马俱听王越总制调用,巡抚甘肃都御史另选他人。

    王越任总制期间主要应对贺兰山后蒙古一部,孝宗特告之:“贺兰山后乃虏贼巢穴,累次寇边,皆自彼而入,使其住居年久,熟知地方或诱引北虏大众,或招来野乜克力等夷,为患不小,尔须运谋追剿,母令滋蔓。”

    正德元年二月,时在陕西一带督理马政的巡抚杨一清因宁夏花马池屡被侵袭,所调延绥游兵久不至,故请设总制居中调度。经兵部会同廷臣推举,武宗简命杨一清总制陕西、延绥、宁夏、甘肃等处边务兼督理各该地方马政。

    由此可见,三边总制最初具有临时设置的性质,多是为应对严峻之军事形势,且在任时间较短,或因疾病召回,或因战事稍息召回。随着派设次数的增多,总制在任时间的延长,该官职的派设渐趋稳定化。

    杨一清于嘉靖四年五月上任,十一月离任,王宪即于是年十二月接任,一直到嘉靖七年二月方被召回,徐琼于王宪离任的当月即被任命,至十年九月方离任,后任的总制基本连续上任,很少出现间断的情况。

    由此可见,自嘉靖四年以后,朝廷中枢派遣三边总制已成为定制,不论是否遇到军事危机皆遵循定例,连续任命,成为比较固定的中央派遣官。

    而到了嘉靖十五年,因为避“制”字(圣旨中有一类,曰制),于是朝廷将陕西三边总制更名为陕西三边总督。自后,一直采用“总督”之名。

    三边总督的权责说清楚了,郜光先这个陕西三边总督的责任也就很明确了。

    由于他“总制陕西、延绥、宁夏、甘肃等处边务兼督理各该地方马政”,而且“四镇兵马钱粮、一应军务从宜处置。镇巡以下悉听节制,军前不用命者,都指挥以下听以军法从事”,所以按照“权责对等”的原则,这四镇出了事,首先就是他的首尾。

    梁梦龙因为担心他由于西宁失陷而被劾罢,导致将来张四维对自己不满,所以一听吴兑这话里仿佛有不想管的意思,当时就有些着急了。

    吴兑可以不担心这个,因为他是根正苗红的高党,而且与高务实关系极佳,梁梦龙自问与高务实关系倒也不错,可惜没有吴兑这么好的出身,自然就不能不紧张。

    但吴兑听了这话,却没有直接回答,反而朝高务实望去。

    梁梦龙有些纳闷,也随即向高务实投去探寻的目光。

    高务实稍稍皱起眉头,然后苦笑道:“鸣泉公,朝廷倒不是没兵可调,难处是没钱。”

    梁梦龙当局者迷,居然忘了这茬,被高务实一提醒,这才恍然大悟,用力一拍大腿,有些恼火地道:“又是没钱,我大明煌煌天朝,怎么总是因为没钱而许多事都办不得?”

    高务实差点没忍住要翻白眼,暗道:那可不是么,我大明怕是历史上最穷的“天朝”了,只不过这个穷仅限于朝廷,民间可特么一点都不穷。

    但高务实也不能一声不吭不搭理梁梦龙,只好苦笑道:“鸣泉公,再忍个两三年吧,等藩禁开解成功,朝廷少了三成负担,许多事也就好办了。”

    “唉,我倒不是不能等,也不是不知道这个道理,可眼下怎么办呐?”梁梦龙满脸写着烦恼,一言三叹般地道:“西宁丢不得啊,这地方有多重要,二位难道不清楚?”

    “二位”当然是清楚的,吴兑也是从兵部尚书任上进的内阁,怎会不清楚?高务实就更不必说了,他编纂过《大明会典》,又是穿越者,对于这个时代而言简直称得上古今贯通,他怎么可能不清楚?

    用一句最简单的话来表述,那就是:西宁在,甘肃安;西宁失,甘肃危!

    从地形上来说,甘肃的“丝绸之路”一线,都是在祁连山以北,而西宁卫则在祁连山以南。如果西宁卫丢失,从战略形势上来说,就是青海土默特占据了整个祁连山以南地区,处于易守难攻的状态不说,还可以随时北出祁连,威胁整个丝绸之路。

    别以为只有汉唐的丝绸之路是通畅的,明代同样通畅,因为大明同样需要这条路来与西域贸易,获得一些西域特产乃至个别资源,而西域更需要这条道来获得大明的各种拳头产品。

    但如果仅仅只是这样,那还只是经济上的威胁,实际上西宁卫的丢失更严重的是会处在战略上的严重劣势。从态势上来,彼时的青海土默特就有些像安史之乱后的吐蕃,是一种“我想打你就打你,你想打我不可能”的状态——除非你翻越祁连山之后还能去死磕要塞。

    当然,大明与唐朝还是有不同的,最大的区别就在于大明有火器。

    唐朝没有火炮,翻过祁连山之后望着那些险要位置的要塞只能拿人命硬堆,而大明有火炮,理论上还是可以靠着火炮攻克这些要塞的。另外还有一点,吐蕃人虽然也游牧,也有不错的骑兵,但他们是比较擅长要塞守卫的,而蒙古人在这点上似乎就不太在行。

    吴兑此时道:“我自然知道西宁要紧,可朝廷没银子了,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我这阁老也变不出钱来……唉,这事只能看郜文川自己的能耐了。”

    梁梦龙大失所望,又朝高务实望去,满怀希冀地道:“求真,你是点金圣手……”

    “收复西宁和打缅甸不同,这可没法为闲钱没地方花的勋亲贵戚们带来什么真金白银的收益,我看,要为这事筹钱可不容易。”高务实回答道。

    他倒不是真没办法搞点钱,但现在皇帝藩禁一事盯得紧,就算能搞钱,估计也会被拿去先顶上开藩禁的缺口,所以高务实不太想在这件事上使力。

    梁梦龙果然泄气了,往后一靠,喃喃道:“那怎么办?陕西三边这些年换装也换得不勤,现在又没有援兵……”

    高务实有些看不下去,轻咳一声,道:“曹淦带了三千商社的骑丁过去……如果郜文川有需要的话,我可以把这三千骑丁借他一用。”

    此时的高务实不知道,因为这句话,居然导致了后续连环变数,变得他这个穿越者都把握不了西北局势了。

    ----------

    感谢书友“江湖一滴泪”、“胖得飞不动”、“神秘的菠萝”、“曹炳铎”、“年久失修nn”、“好事终”、“曹面子”、“ouus2009”、“豆儿852”、“willwolf”、“老山国”、“丕平献土”的月票支持,谢谢!

    PS:祝最可爱的人们节日快乐。顺便月初求个保底月票。

大明元辅最新章节地址:https://www.xinremenxs.com/shu/124133.html

大明元辅全文阅读地址:https://www.xinremenxs.com/124133/

大明元辅txt下载地址:https://www.xinremenxs.com/txtxz/124133.html

大明元辅手机阅读:https://m.xinremenxs.com/124133/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第1222章 紧急磋商)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

喜欢《大明元辅》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www.xinremenxs.com)

上一章:第1221章 火药遭掠案 大明元辅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第1223章 召见